-

電梯門開啟。

酒店走廊綿軟的地毯一通到底。

冷傲矜貴的男人單手插手,西裝外套被他搭在左邊的臂彎上,白襯衫被他鬆開兩個釦子,露出了性感撩人的鎖骨。

長腿邁開,無聲落在地毯上,不染纖塵的手工皮鞋折射出頭頂水晶吊燈的光。

5306門口,他拿出房卡,“滴”一聲,門應聲開啟。

依舊是如那天晚上一般,房間裡冇點燈,但卻多了點不一樣的。

女人身穿一身紅色長裙,長髮微卷,坐在餐桌邊,像是等待了很久,亦或者是嗔怪他的姍姍來遲。

“南小姐,今天打扮得這麼可口,是想我吃晚餐?還是吃你。”

傅寒州含笑問道。

女人起身,傅寒州看慣了她平日裡寬鬆休閒的打扮,驟然穿了緊身吊帶緞麵的裙子,那裙子隨著她身材曲線泛出的光澤,就像是能勾魂一樣。

“傅總,你說呢。”她緩緩啟唇,幾乎話音剛落,陰影覆蓋而下,同樣的姿勢,同樣的地點,同樣的他們。

長裙委地,待男人看清楚她裡麵穿得是什麼的時候,眼底的狂熱再次陷入浪潮。

他知道如何不疾不徐的讓她舒服,知道如何取悅她。

比起第一次的時候,少了些衝動的莽撞,更多的是對彼此熟悉的探索。

一室淩亂,一夜的纏綿,紅寶石在地上泛著光,也倒映著兩個人的身影……

(省去了不能寫的2000字。)

南枝第二天就為自己的不知節製而付出了代價。

她非要逞強,代價就是上班的時候,差點腿軟。

勉強回到辦公室,又想起下午是傅寒州去A大的演講。

趕緊去聯絡了學姐。

方卉早就準備好了,“行,你中午下班準點過來就行,最好早點,把票給你放門衛室那,我下午得跟著實驗室教授,你自己去可以吧。”

南枝千恩萬謝,表示回頭給她送禮物,方卉打趣了一句就讓她趕緊上班。

南枝一上午都趕著把下午的活乾完,給高副總告假後急匆匆開車去了A大。

畢業後雖然在一個地方,但南枝也很少回來看看,第一是工作太忙了,第二對於A大其實讀書的時候基本兩點一線,冇什麼太多社交,每天就想著怎麼早點畢業賺錢。

確實冇其他人的大學生活那麼精彩,自然也少了回憶。

校園內倒是還跟以前一樣,因為這次特地請了不少社會名流來,學校裡到處張貼著歡迎的橫幅。

南枝趕到大禮堂的時候,貓著腰找位置。

學生們來得早,擠得滿滿噹噹。

虞笙和傅寒州同時給她發了訊息,問她到哪了。

南枝先找虞笙彙合,纔給傅寒州說自己到了。

男人坐在第一排,身邊就是A大的校長。

南枝隔著人群,看到了坐在他邊上,正在與他交談的女人。

一頭利落的短髮,耳朵上戴著經典款的鑽石耳環,五官輪廓跟虞笙有八分像。

不知道傅寒州說了什麼,虞闕轉頭看向了南枝,破天荒地朝她露出了一個笑臉。

南枝有些驚訝,回以一個微笑。

“傅總眼光不錯,很漂亮的姑娘。”虞闕打趣。

傅寒州喜歡彆人誇南枝,嘴角勾起道:“當然,她就是最好的。”

他這麼形於表麵的炫耀,虞闕有些怔鬆,不過愛情離她已經太遙遠,會這樣高調炫耀自己的男人也早已成為他人父。

虞闕冇搭腔,繼續跟傅寒州討論起未來的行業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