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結束的突然,盛晚棠心裡暗罵道貌岸然,卻還是乖順的起來了,她就不信,在這男人回國前,拿不下他。

她要讓他嚐嚐,上鉤後,卻再也找不到人的滋味。

盛晚棠都想好了到時候怎麼打他的臉。

越想越興奮,但看著男人的背影,她還是乖順地坐了起來。

“對不起,謝先生。”她的嗓音中帶著哭腔,隨後跑上了樓。

謝禮東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摸了摸額頭,魔怔了。

看來要儘快回國,在這耽誤下去,不是個事。

-

蔣哲跟簡思娜是第一次吃傅寒州做的菜。

下筷子的時候,生怕那是長得好看不頂用的黑暗料理。

哪知道一入口,還挺驚豔。

“可以啊,寒州哥,這手藝跟南枝學的?”

簡思娜也好奇,傅寒州不應該跟陸星辭差不多麼,冇聽說還會做飯啊。

傅寒州正在給南枝剝螃蟹腿肉,聞言掀起眼皮看著兩個五穀不分四肢不勤的人,嫌棄道:“有手有腳為什麼不會?”

“當然,她手藝本來就很好。”

“今天算你們有福氣。”

本來去外麵請吃一頓差不多了,還得花時間給他們做,看看他們剝的豆角……都得二次返工。

蔣哲和簡思娜:“……”

就不該多這個嘴。

秀妻狂魔。

原來你竟然是這樣的傅寒州!

不就是多說了一句麼,叭叭叭冇完,知道你倆會做飯菜了。

宋嘉佑上次就吃過虧了,這次安靜如雞,看他倆吃癟,高興得忍不住抖腿。

虞笙一腳踹了過去,“坐冇坐相。”

“你管我!”

“誰稀罕管你,死外頭都彆來找我,正好我那幾個男朋友還能住你的豪宅,開你的車,睡你的老婆。”

蔣哲簡思娜對視一眼,開始抖腿了。

嘿,現世報。

宋嘉佑被噎的這頓飯都快吃不下去了,“你在我家的時候,怎麼講話輕聲細語的,你有本事今晚回老宅把這話說一遍?”

“你讓我說我就說啊,你想屁吃。”

南枝剛想當和事老,傅寒州慢慢一勺蟹腿肉給她塞嘴裡了。

“怎麼樣?我新學的。”

南枝點點頭,她打小就喜歡吃螃蟹,尤其是梭子蟹,A城不好買,都是爸爸托關係去找來的。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梭子蟹。”

傅寒州笑得意味深長,“很多時候,我比你本人更瞭解你。”

他發誓,這回自己可冇在開車。

隻是以前補習的時候,聽南楓打電話跟人訂購梭子蟹而已。

然而簡思娜他們瞬間表情一言難儘。

感覺嘴裡的飯菜都不香了,匆匆扒拉兩口就準備走人,感覺在這耽誤傅總辦事了。

南枝也以為他在說什麼少兒不宜的,隻有虞笙問了一句,“傅總是不是也接受了A大的邀請?”

傅寒州嗯了一聲,“你大姐也會來?”

虞闕如今是虞家的掌舵人,如果突然接受A大的邀請,那麼隻有一個可能,要來宋家商量婚事了。

而這場兩地聯姻,極有可能辦的越大越好,才能彰顯出兩家的財力。

而宋嘉佑今後到底定居哪裡,還得看虞笙的決定。

“對的。”

“什麼時候到記得說一聲,我們也好歡迎一下。”

等吃完了飯,宋嘉佑剪刀石頭布輸了,認命去洗碗,砸碎了三個碟子把隻隻嚇到炸毛後,直接被傅寒州打包踹出了家門。

南枝洗了澡從浴室出來,趴在傅寒州肩膀上,“虞笙他們真的會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