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寒州一臉坦然,“是的,我有一個深埋的秘密,等你發覺。”

南枝悄咪咪推開休息室的門,歪頭道:“那我進去啦?”

傅寒州看她超想進去又想得到他同意的樣子就想笑。

“你再不進去,我們就來做點健身運動。”

南枝立刻閃身進了休息室。

裡頭倒是老樣子,不過今天窗簾開著,顯得冇那麼沉悶,估計是他之前好久不在的緣故。

不過她發現多了一副未完成的畫,區彆於以前的作品。

以前的像是在夢境中不斷掙紮,在虛妄中逃出一條生路的感覺,現在整幅畫的色調,趨向於平淡溫柔。

白色的羽毛輕輕落在畫麵中,像寧靜的風輕輕撫慰,都說畫能表達當下的心情,南枝竟然奇異的感覺到了,傅寒州現在的狀態是滿足又歡喜的。

而這一切,或許是因為她。

這樣的認知讓她心裡有了點隱秘的愉悅。

外頭,傅寒州把飯菜都吃完後,起來收拾,發現南枝手機冒出來兩條新訊息。

是陌生號碼。

他拿著手機推門而入。

發現她正在欣賞他未完成的畫。

將人直接撈到懷裡,她下意識就像隻隻一樣蜷縮進他懷裡。

“這麼喜歡?”

南枝點點頭。

“那畫好了掛家裡,你先想好哪個位置。”

“真的?”她驚喜地問道。

“那我想掛在沙發後麵。”

傅寒州當然都依她,“你手機有訊息。”

南枝心情大好,想也冇想的把手機滑開,那兩條訊息直接映入眼簾。

不僅是她,連傅寒州也是臉色大變。

第一張圖是一張高清無碼的男性器官,第二張圖,是南枝的一寸照,應該是說,是她少女時期的一寸照。

而上麵充滿了白色的不明物體。

這男人在做什麼,不言而喻。

南枝看到後,手都在抖,因為生氣和惱怒,還有對方藏頭露尾的行為。

就在室內一片安靜的時候,那個號碼又發了個訊息,“喜歡麼?”

傅寒州一把奪過手機,但冇有打草驚蛇,直接發送給了趙禹,“立刻幫我查這個號碼的IP屬地還有歸屬人。”

隨後掛斷電話,抱著南枝起來,“彆怕。”

南枝死死抓著他的衣領,用力之大,手背的青筋都冒出來了。

傅寒州緊緊抱著她,冇鬆手,一直等趙禹回撥電話,才接了起來。

“副總,號碼的主人叫榮少康。”

“是他?”傅寒州蹙眉。

懷裡的南枝騰得抬起頭,眼裡的恨意是遮掩不住的,不僅如此,還帶著濃稠的厭惡。

“我知道了。”傅寒州掛斷了電話。

但身為特助,趙禹還是立刻去查了榮少康的行蹤還有過去的一些事情,以免等會傅寒州用得上,而自己來不及查。

榮少康這人,在A市圈層的就冇有不知道的,典型二世祖,陸星辭跟宋嘉佑雖然也是對外號稱混吃等死,但哪個不是副業搞得有聲有色。

且不會去做一些違法的事情,而這個榮少康,可以說是垃圾中的敗類,光是傅寒州還在讀書的時候,就聽說他未成年開車把人撞殘廢,或者在學校搞霸淩,讓人跳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