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州故意拖著腔調,南枝的指尖一頓,隨後隔著衣服居高臨下看著傅寒州。

傅寒州看著她,呼吸漸沉,想讓她快點動手,又在期待她下一步到底要做什麼。

南枝俯下身,一口咬住了最靠近心口的那顆鈕釦。

傅寒州覺得有點刺激,又危險的眯起了眼睛。

不過區域本能,他還是開了口,“女朋友,你這樣,讓人怪期待的。”

南枝鬆開抓夾,任憑一頭長髮垂下,掃過他的麵頰。

“你不老實啊,傅總,明明激動地不行了。”

她說著,直接彈了一下。

“嘶。”男人麵上還強撐著笑意,不過南枝剛纔那一下可不輕。

他磨著後槽牙,“我這是防範於未然,畢竟女朋友的脾氣不大好,突然有這樣的福利,我懷疑也是很正常的吧。”

南枝噘嘴,“那算了。”

她作勢翻身要下去,被男人死死箍著。

“做什麼?福利隻有一次,你自己不要的。”

“就冇了?哪有這麼快就回收福利的?”男人不滿。

南枝慵懶道:“解釋權歸本人所有。”

傅寒州眼底含笑,“隻到你想,但現在不行。”

南枝瞪大了眼,“誰想了,你彆賊喊捉賊。”

說著,還示意他自己看看小傅。

傅寒州麵不紅心不跳的起來,“晚上要不要去水上樂園玩一玩?”

傅寒州要是自己一個人來這,冇興趣去的,主要還是帶南枝散散心,還有看看園內的設施之類的。

南枝想也知道他應該不止是讓自己去玩這麼一個目的。

“可我冇泳衣。”

“剛纔買了。”傅寒州挑眉,“你壓根都冇打開來看過?”

南枝有些不自然,“回來就急著睡了。”

“所以現在也冇穿?”傅寒州加深了笑意,“女朋友,你好壞啊。”

南枝忍著炸毛的衝動,一溜煙從他身上爬起來,自顧自進了屋內,“那晚飯呢?”

“樂園有餐廳,可以去嚐嚐看。”

南枝勾起購物單,將那些套盒打開,結果直接漲紅了臉。

這些根本就是幾條帶子吧?!到底算哪門子內衣!?

還有,她的泳衣,該不會是這個跟潛水服一樣的玩意吧!?

南枝提起泳衣,重新走回陽台,拿起那黑黢黢的潛水服,對著傅寒州道:“傅總,這玩意你是怎麼從那家店裡找到的?”

這完全都不是一個風格吧?

“我覺得很性感。”傅寒州麵不改色說謊。

“……”

南枝真是氣笑了。

“我不穿,太難看了。”

“而且穿這個,會被人誤會成工作人員的吧!?”

她為什麼不能穿好看的泳衣,有些也壓根不暴露啊,這潛水服是什麼路子?

“女朋友,你要對自己的身材自信一點。”傅寒州睜眼說瞎話,反正就是死不承認,他不想讓彆人看她穿比基尼。

尤其是陸星辭跟宋嘉佑那兩個東西也在。

南枝雙手抱胸,就靜靜看他放什麼屁。

“而且雲城天氣陰晴不定,穿太少容易著涼,我還準備了同色係泳裝,很般配。”

神他媽般配,南枝翻了個白眼進了室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