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州也不會帶孩子,傅家小輩,看到他都嚇死了,每次遠遠的叫一聲就跑了,彆說會跑到他跟前玩。

所以小樂再怎麼鬨騰,他也覺得挺稀罕的。

他給他搭配了一身清清爽爽的小T恤短褲,把頭髮梳順溜,整個人清爽乾淨,他就覺得很好看了。

“給美美帶什麼禮物?”

小樂有點害羞的跑到木桌的抽屜裡,拿出了一個小禮盒,“我用零花錢買的髮夾哦,上麵有小花花,可好看了。”

傅寒州看著那粉紅色的包裝袋,摸了一下他的頭,“小鬼,還挺有心。”

他也是這個年紀過來的,平時就在家一個人呆著,要麼被迫被陸星辭拉著去誰家一起打遊戲,小姑娘?他壓根看都不帶看的,那種又愛哭又嬌氣的生物有什麼好的。

他到了這把年紀才知道女人好在哪,而且也隻覺得南枝好,其他女人他照樣覺得麻煩。

這小鬼還知道給喜歡的小姑娘買禮物打個包裝,怪用心的。

“美美會喜歡的對吧?”小樂問道。

“當然。”傅寒州挑眉,小樂歡喜的把禮盒放進了小包包裡。

“哥哥你真好,小樂的爸爸要是還在,也會像哥哥一樣好的。”

傅寒州將他抱到腿上,“我也冇爸爸,從小也挺快樂的,何況小樂的爸爸很愛小樂,他會在你身邊一直保護你,像奧特曼一樣。”

南枝走到門口,準備叫他們吃飯,就聽到了他這句話。

傅寒州抬眼就看到了她,臉有點不受控製地紅了起來。

小樂冇看到,乖巧地點點頭,“對啊,我媽媽說我爸爸很愛我的。”

“小樂!快來吃飯!”麗姐在外頭喊,小樂放下東西,一溜煙跑到了門口,看到南枝還喊了一句,“姐姐!”

隨後才跑到麗姐身邊繞著轉。

“你怎麼還偷聽人說話。”傅寒州見南枝笑嘻嘻地,不自在地譴責。

南枝聳肩,“傅總溫馨時刻,我哪能打擾這氛圍,這不是太煞風景了麼?”

傅寒州不鹹不淡,“這是男人的友誼。”

他說著起來,雙手插兜走到南枝麵前,微微俯下身,“吃好了?”

她吃飯慢悠悠的,細嚼慢嚥,他自然比她快。

南枝點頭。

“那走吧。”

傅寒州跨步出了門檻,“釣魚的工具有麼。”

反正要去釣魚,他打算跑步後直接過去。

南枝鬆了鬆筋骨,“麗姐說那邊的漁場有租賃的,不過有點貴,我請你吧。”

傅寒州挑眉,“南小姐這麼客氣,我懷疑有詐,不會回頭跟我剋扣福利吧。”

南枝翻了白眼,“那不請你了,自己找個魚線串樹枝吧。”

傅寒州默默跟著她,撥弄著她的馬尾,手欠地很,“那不行,好不容易南小姐想請我,我樂得吃軟飯。”

南枝聽他貧嘴,嘴角微微勾起,“那就好好伺候。”

小鎮雖然不大,但是離開商業街的話,大部分風景點還是很原汁原味的,道路並不平整。

南枝還是頭一次跟傅寒州大清早出來晨跑。

“彆偷懶。”傅寒州眼瞧著南枝慢了下來,拍了一下她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