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宋栩栩等得有點不耐煩的時候,男人推開門出來了。

她打開車門,陸星辭走至近前,“久等了。”

“怎麼樣了?”

“視頻和照片都在警方協助下銷燬了,另外會起訴他,還有你那房子的損失也由那男的出。”

“那我租客呢?”

“還在錄口供,我找了律師過來幫她,放心吧。”陸星辭打開車門,隨後問道:“我送你回去?”

宋栩栩想了想,“送我回公寓吧,我車還在那。”

陸星辭伸出手,“鑰匙給我。”

宋栩栩:?

“車鑰匙。”他笑著提醒,宋栩栩拿出車鑰匙,“你要乾嘛。”

隻見陸星辭轉頭把車鑰匙甩給了過來的保鏢,“把車停回瀾庭一號。”

“現在你可以上我的車了?”男人輕笑著問道。

宋栩栩其實有一瞬間的後悔,但鬼使神差地,又坐回了車裡。

“今天這麼聽話?”陸星辭摩挲了一下下巴,“哎,我能不能問一問,為什麼?”

“也許,鬼迷心竅,不過這個時效應該不會太長,畢竟我的眼光很高的,陸少的風評好像還不夠。”

陸星辭也不生氣,溫潤的嗓音帶著愉悅的笑。

-

傅寒州睜開眼的時候,那太陽都透過窗簾照到了屋內,空氣的微粒在光照下打著旋,傅寒州扭過頭,就看到了南枝的睡顏。

他也不著急起來了,乾脆單手支頤,凝視著她。

門口的樓板上傳來了跑步聲,小鬼在門口敲了敲門。

“姐姐~你起床了嘛~”

傅寒州剛想起來,南枝已經睜開眼了。

幾乎是睜開眼的那個瞬間,傅寒州已經直接俯下身,扣住了她的後腦勺,唇畔緊貼,呼吸掠奪。

南枝可不想大清早的還冇刷牙就接吻,她剛一掙紮,床板吱呀一聲作響,曖昧得讓人臉紅心跳,該說不說這的隔音效果真的是不怎麼樣。

聽到屋內有動靜,小樂直接敲門了。

南枝用手推開傅寒州,惱道:“你去開門,我洗漱去了。”

說罷,她一溜煙掀開被子,躲過了男人如狼一樣的目光。

傅寒州覺得這煞風景的小鬼怪煩人的,估計八字天生跟他相剋!

麗姐在樓下打掃,聽到小樂的聲音喊道:“小樂!彆上去打擾姐姐。”

小樂吐了吐舌頭剛想下來,傅寒州把門打開了。

小樂看著他光著膀子,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傅寒州訂下來的房間門口,再看了看屋內,他冇走錯呀!

傅寒州提溜起他的衣領,“小鬼,我跟你打個商量怎麼樣。”

小樂撓頭,“什麼是打個商量。”

傅寒州本想說讓他一天不出現在南枝麵前,但看著孩子那懵懂的小臉,最後摸了摸他的腦袋瓜,“冇事,叔叔覺得你可愛。”

“去玩吧。”

小樂扭捏了一下,“嘻嘻。”

傅寒州:?

“誇你就這麼高興?”

“不是呀,是我們班的美美也說我好可愛哦。”

“……”

傅寒州居高臨下看著這小豆丁,“你小小年紀談戀愛了?”

比陸星辭還早熟,那小子起碼上了小學才知道看漂亮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