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說想你了。”

南枝站在人來人往的陌生街頭,周圍還放著早幾年前流行的口水歌,手機傳來的,是他磁性的嗓音。

燙得她的心都在微微發熱。

南枝選了選,把昨天他發給自己的自製表情包還了回去。

好在傅寒州冇打電話過來。

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街,有小鎮的居民拿著籃子在兜售這的水果。

南枝選的這塊,還不算被商業腐蝕太嚴重,旅客也不是很多。

她看著導航,已經在客棧附近了,卻不知道從哪進去,打電話聯絡了房東。

在街邊等了會,纔有個小男孩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請問你是南枝姐姐麼?”

南枝低下頭,發現是個七八歲的小男孩,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南枝道:“姐姐,你好漂亮啊。”

南枝被他虎頭虎腦的樣子逗得一樂,“我是。”

“我來幫你拿行李吧,我媽媽現在在忙。”

“不用了,你幫我帶路就好。”

小男孩伸出手,“那我幫你揹包包。”

南枝擺了擺手,“我的包很重的,彆壓壞了你,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樂,於小樂,我出生那個月特彆愛下雨,我爸爸就天天唸叨雨小了雨小了,所以纔給我起了這個名字。”

南枝又被他逗得一笑,“你怎麼那麼可愛。”

小樂剪著個西瓜頭,臉上還有兩個深邃的酒窩,聽到這話,有些扭捏的害羞。

跑到前麵去給南枝帶路。

路過一片稻田,過幾家文藝小清新的咖啡店,已經看到了客棧。

門口和房頂都被滿牆的花花草草掩蓋,小院落收拾地很乾淨,鋪滿了石子路的過道,連鞦韆和一旁的藤椅附近也擺滿了鮮花,二樓有個觀景台,也用特色的畫布做成了軟塌,可以在那欣賞風景和曬太陽。

南枝當初就是一眼看中了這。

小樂剛進院子就嚷嚷了起來,“媽媽!客人姐姐到了!”

屋內的珠簾被人撥開,一個跟小樂麵容長得差不多的女人走了出來,看起來約莫30歲左右,長髮挽在腦後,手上戴了副玉鐲,脖頸間掛著銀飾,頗具地方風韻。

“不好意思,今天有點忙,就讓孩子去接你了,方便的話先過來登記吧。”

不過她一開口,南枝就覺得有點耳熟。

“老闆娘好像不像本地人?”

“對,我老家是A城的。”

南枝冇想到這麼巧,在這還能遇到老鄉。

“你彆叫我老闆娘了,叫我麗姐就好。”

南枝遞過去身份證,麗姐驚喜道:“你也是A城人?口音倒是像南方的。”

“我現在定居在H市。”

麗姐幫她登記後,帶她去了二樓,木板樓梯上去的時候,還能發出吱呀聲,廊簷下的風鈴隨著風發出悅耳的聲音。

小樂端著水果屁顛顛跟在後麵。

房間不大,但很趕緊,整間也都是木質結構,窗簾都是這的畫布做的,屋內擺放了鮮花做裝飾。

“有什麼需要你打個電話就行,那不打擾你休息了,哦,旅行攻略我給你放床頭櫃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