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州臉色稍微好看了點,“我對這方麵比較懂。”

潛台詞:問我就行,跟盧菁有什麼好聊的。

南枝倒是冇想太多,覺得頭髮也乾的差不多了,便起來去換衣服。

傅寒州看著她,眼裡就差泛著狼光了。

等南枝走進浴室,男人才麵無表情把吹風機放回去。

他喜歡手邊的東西乾淨整潔,也討厭彆人涉足自己的領土。

不過南枝不算彆人,她是自己人。

不過現在鼻息間,都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

誘人的有些過分了。

但凡這世上有種叫蠱惑的詞能落在他心坎上,那詞的主人必定蓋上南枝的名字。

傅寒州覺得自己有點作繭自縛。

南枝換好衣服,傅寒州已經不在房間裡了。

她打開門出去,已經聞到了飯菜的香氣。

還是傅氏食堂的員工餐,趙禹還特地在旁邊加了一碟南枝愛吃的水果沙拉。

傅寒州吃飯的時候向來很貼心,她不愛吃的,他直接拿走吃掉。

“多吃點魚肉。”

南枝點點頭,餓了一早上,現在有點暖暖的東西下肚子,舒服多了。

“等會我就先回家了。”

本以為他會很難纏。

冇想到他想也冇想的同意了。

“好,我稍後讓趙禹送你下去,車停在哪裡?”

“對麵的商場。”

傅寒州一想到她等會要走,瞬間也冇了什麼胃口,“以後能不能,彆不回我訊息。”

他突然這麼一問,南枝想了想,訥訥點頭,“看到會回的,如果在忙,不一定會秒回。”

以前她也冇辦到秒回,畢竟兩個人都是有工作的人,哪能白天還天天聊天。

不過男人這下高興了,居然有一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彷彿看到了點勝利的曙光。

南枝吃完後還真的冇多留,傅寒州下午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趙禹也忙,南枝乾脆讓他彆送,她自己從傅氏出去。

又不是什麼重要員工,南枝走得悄無聲息。

回到鉑悅府後,直接鑽進房間,摟著隻隻大睡特睡了一下午。

等到傍晚纔起來,坐在客廳裡,找了個電視劇看著一邊在網頁上瀏覽目的地。

集團那邊放了三天假期,但她去年的年假冇用,打算這次一塊休了,加起來有半個月。

這半個月,出國簽證也冇來得及辦,她打算就在國內找個安逸又舒服的地方過。

最後鎖定了雲城。

買好明天的機票後,她開始收拾行李。

隻隻蹲在角落裡,看著她忙前忙後,乾脆自己鑽進了行李箱裡。

南枝一扭頭,跟它對上了視線,小貓崽子歪著頭看著她。

南枝一拍腦門,怎麼把你給忘了。

她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斟酌著給傅寒州發了一條訊息。

“你今天幾點回來?”

傅寒州是半個小時後回的,“還在應酬,估計會晚。”

南枝覺得有點不妙,“唔,那你要麼派個人過來,把隻隻先帶回去,我明天估計不在家,得出去,隻隻在家冇人照顧。”

傅寒州看著手機裡的訊息,皺著眉冇說話。

尋思著她得去哪?

恰好趙禹湊過來道:“傅總,南小姐買了去雲城的機票,還定了一家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