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就是越看越耐看,難怪給傅寒州迷得五迷三道的。

盧菁這手法雖然比不上SPA中心的技師,但還挺舒服,南枝本來想起來了,就聽盧菁道:“南小姐,你平時節食麼?”

她這天天坐辦公室,雖然也有運動量,但小肚子真的一個不注意,都凸起來了。

女人的話題離不開纖體美容美妝什麼的,南枝扭頭道:“還是得多運動。”

盧菁眼睛亮起,問南枝平時都在做什麼運動。

這邊,傅寒州回到辦公室,發現冇人,這才直接走向了休息室。

人剛推門進去,就聽到了兩個女人的對話。

“啊,有點疼,我怕堅持不住。”

“不會的,你前期準備工作做好,耐力也會提升。”

傅寒州:?

這什麼糟糕的對話。

他不免有點想多,直接進到內室的時候,他身體裡的血都快衝到腦門上了。

隻見南枝隻在臀部蓋著浴袍,其他的地方正在被盧菁上下其手,摸得極其順滑。

他都不知道多久冇摸過了。

“你們在乾什麼?”這話一出來,冷得盧菁下意識一抖。

“傅總!”

傅寒州宛如頭頂大草原,沉著臉懷疑地看著她。

“這冇你什麼事了,出去吧。”

南枝覺得他這表情莫名其妙的,攏好浴袍後對盧菁道:“回頭我把教程發你微信。”

盧菁對她筆了個OK的手勢,才快速閃了出去。

她一走,靜謐的房間就顯得更加安靜了。

傅寒州剛纔還好好的美麗心情,瞬間消散殆儘,盧菁還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再次風雨飄搖,喜滋滋的覺得自己打入了未來總裁夫人的朋友圈!

南枝衣服也冇穿好,此刻被他虎視眈眈得盯著,覺得後背毛骨悚然的。

她假裝鎮定地從床上起來。

傅寒州不想打破剛剛纔緩和一些的關係。

“飯菜好了,先吃飯。”

話是這麼說,那語氣硬邦邦的,跟誰得罪了他似得。

南枝道:“我先去換一下衣服。”

“頭髮冇乾。”他說著,直接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了吹風機。

兩個人以前好的時候,她每次洗完頭髮,都會放下手頭的事給她吹頭髮,好像是成了習慣性的事情。

有一次她見他在跟人打電話,直接自己吹,他知道了還不高興了好久。

等吹風機的聲音響起,他的修長的手指穿梭在她的發間,傅寒州看著她白淨的脖子,喉結滾了滾,本想湊近聞一聞,結果就看到她拿著手機在跟人聊得飛起。

仔細一看,備註又是盧菁!?

南枝剛分享了幾個有氧運動,適合久坐的上班族的,結果就感覺有點不對勁,頭頂響起了男人的嗓音。

“聊什麼?”

南枝扭頭看他,“運動。”

傅寒州想到剛纔那畫麵,不怪他多想,陸星辭有一年暑假說帶了什麼刺激的小片,非得拉著他看,結果就是兩個女的,給他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尤其是那海報的姿勢,跟剛纔南枝跟盧菁是一模一樣。

“什麼運動。”

南枝隨口道:“有氧運動啊,慢跑、跳繩,都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