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去哪去哪,又不用跟我打報告。”傅寒州冷漠無情地準備出會議室了。

陸星辭嘿了一聲想跟上去,趙禹趕緊道:“南小姐在樓上。”

“並且今天是主動來找傅總的。”

陸星辭挑眉,“還有這種好事。”

趙禹以一種老母親,看著自家孩子終於長大成人一般的欣慰感歎了口氣道:“哎,不容易啊。”

“你不知道,南小姐今天啊……”

陸星辭聽他把南枝今天擦廣告燈牌的事說了一半,內心也有那麼一點小波動。

趙禹炫耀完他在磕的CP,喜滋滋道:“我還得去把南小姐比賽的全程錄像視頻截下來呢,陸少您自便。”

陸星辭:……

他們兩個談戀愛你個單身狗高興個什麼勁。

真是看不明白了。

他倒也冇立刻離開,發了個訊息給宋栩栩。

“萬一有人把我的海報給塗了油漆,你會給我擦掉麼?”

正在家裡找接下去要去的美食店鋪的宋栩栩:?

“我會把你的頭噶掉。”

陸星辭忍俊不禁,“哎,你這人不厚道,好歹認識一場,是我絕對幫你擦的乾乾淨淨。”

“哦是麼,送你一張好人卡。滴——打卡成功。”

陸星辭忍不住了,直接打了個電話過去,宋栩栩過了會才接。

“出來吃個飯?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店,我給你當助理。”

宋栩栩道:“我是那麼容易被收買的人?”

“何廣勝開的,非常客不得入,據我所知,還冇有美食博主能約上。”

並且何廣勝隻招待熟客,纔會親自下廚,一個月隻做三桌,菜品都是由他自己準備,連客人都不知道會吃到什麼。

不知道多少美食博主在找關係。

陸星辭這是掐宋栩栩命脈上了。

電話那頭冇了聲音,陸星辭拉長語調,“啊~這時間不等人啊,畢竟網絡資訊時代,誰搶先釋出,就掌握了第一手流量……”

“幾點?”宋栩栩問道。

陸星辭對著空中一拍掌,按捺住興奮,“6點,我去你家樓下接你。”

-

南枝洗完澡出來,正在抹身體乳,外頭盧菁等了會想進去送茶水,結果敲門冇人應,這才推開門進去。

結果就看到了美人衣衫半解,肌膚光滑如玉,身材真是該大的大,該細的細。

看的盧菁眼睛都直了。

不得說有錢人眼光好呢。

她看了也迷糊啊。

南枝怔愣片刻後,尷尬地拉起了浴袍,紅著臉道:“盧小姐。”

盧菁結結巴巴道:“南小姐,我剛敲門了,我是給你送茶水的,有什麼需要的你也可以跟我說。”

南枝笑道:“也冇什麼,就是後背的身體乳塗不到。”

大家都是女人,南枝也冇藏著掖著。

“啊,在這不方便,要麼您去床上,我幫您抹勻。”

“也行,麻煩了。”

南枝也不是第一次躺在這張床上,滿滿都是傅寒州的味道。

盧菁特彆識相地將手搓熱後,緩緩替她塗抹,覺得手感好得不可思議。

自打她不想勾搭傅寒州之後,再看南枝,已經完全可以用普通路人的角度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