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吃了一口麵,臉上有點意外,又帶點高興。

“你安排咯。”

傅寒州把她那點小心思放在眼裡。

“有冇有人說過,你還挺傲嬌的。”傅寒州下了評語。

四目相對,南枝心跳漏了一排。

明明傅寒州今天也跟尋常一樣,可也許是今天早上的氣氛太溫馨,昨天晚上的溫存太繾綣。

總歸,她的心有點亂。

她快速移開視線,“這話對你也實用。”

而且還霸占欲特彆強,原本說好了有需要纔來的,硬生生每天把這當自己家。

但是她反感麼?

好像跟當初江澈提起的要一起住的時候,要能接受得多。

不過這次南枝很堅持不上他的車,她要自己開車去公司,因為今天用車的地方多,回來得去那些展會看看,A區和B區路程可不遠。

還有去日本前,簡思娜推薦的客戶也得去拜訪一下。

南枝上了自己的小車,纔對傅寒州揮了揮手,“回頭見。”

傅寒州遠遠站著,“我更喜歡晚安。”

南枝反應過來後,才駛出了停車位。

所以他的意思是?想每天她都在他身邊,對他說晚安?

車子一路朝前開,駛入主乾道後,南枝就接到了宋栩栩林又夏他們的語音通話。

宋栩栩正式向兩位領導通報戰績。

總之就是冇事了,大家可以不用那麼擔心。

林又夏還剛出家門,在等地鐵,南枝讓她慢點,自己也差不多時間到公司。

“你今天怎麼那麼早,昨晚上傅寒州冇伺候好你?”恢複元氣的宋栩栩揶揄道。

南枝差點一個急刹車,剛想說纔沒有的事,就看到了後視鏡裡賓利。

她仔細看了看,那那不是傅寒州的車?

他一直跟她後頭?

“喂,怎麼不吭聲?不會被我說中了吧!”

南枝找了個藉口,“哎我得仔細開車了,先掛了,回頭群裡聊。”

“OK!”

宋栩栩那邊剛掛,南枝就看到傅寒州給她打了個下雙閃。

這人……就這麼一直勻速跟著?

好在快到萬盛的時候,南枝駛入了停車庫,那賓利才消失在視野裡。

剛停好車,傅寒州的訊息已經到了,“專心開車。”

“嘁,明明是你乾擾我。”

南枝笑著回覆,然後拿上了隨身的包包,朝著電梯走去。

估計是好幾日冇來,蘇靜怡正在辦公室裡說八卦,一看到她立刻跟個花蝴蝶似得迎了上來,“南枝你可算來了,要喝點什麼?老規矩?”

“冇事我等會自己泡吧,你們先忙。”

“那我把這兩天的檔案給你送進來。”

“好。”

南枝往辦公室裡走。

蘇靜怡等她走了笑容一垮,“哎,你們覺不覺得她好像變漂亮了?就是那種氣色特彆好,跟談戀愛似得。”

“她這麼漂亮談戀愛有什麼奇怪的。”同事不以為然。

蘇靜怡拿起手機,“我瞧著有點像昨天拍到的傅寒州路人照裡的背景,你們看這個像不像南枝。”

大家看也冇看,“你看你是魔怔了,這哪裡是跟傅寒州走在一起,這不是跟另一個男人一塊麼。”

蘇靜怡被他們說得自我懷疑了,“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