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曼蓉將手機裡的照片,反覆放大再放大。

她一眼就認得出這機場路人拍的一組照片,那跟著傅寒州助理走的女人是南枝。

看來傅寒州這次去日本跟柳井簽約,南枝也跟著去了。

盧菁這邊也聯絡了湯曼蓉,說是趙禹回國了,湯曼蓉尋思著這個盧助理看來已經遠離了傅寒州的秘書辦中心圈。

這種新聞隻要稍微關注一下,還需要她拿這點邊角料來說?

她現在也不求南枝什麼,但凡她顧念一下舊情,能讓高赫拿下傅氏的生意,往後橋歸橋路歸路,再見她湯曼蓉也是低得下頭的。

畢竟人家現在,可不是一個小小的職員了。

正想著,汽車引擎響起,湯曼蓉趕緊扶著肚子出去,高赫不知道在哪喝了酒,回來就彆開了湯曼蓉伸過來的手,靠坐在沙發上。

湯曼蓉心裡有點不好的預感,“怎麼樣了?”

這段時間夫妻倆走了不少關係。

高赫抓了抓頭髮,“傅氏已經跟其他公司簽約了,還是上個星期,今天那王經理說漏嘴了才說出來的。”

湯曼蓉蹙眉,“什麼?上個星期?”

他們這兩天以為有戲,又花了那麼多錢,結果這事情早就定了!

高赫現在氣得胸悶氣短,直接起身也不管湯曼蓉,“不說了,我去洗澡。”

湯曼蓉閉了閉眼,看來南枝就真的冇打算幫自己。

她直接打給了高副總,並且將剛纔那組照片傳送給他。

她這個前任領導,私人的麵子她不給。

那麼整個萬盛集團呢?

南枝,除非你能嫁給傅寒州,不然你終究是要被甩的命!

-

南枝準點扶著腰起來的,傅寒州已經在做早飯,隻隻也在啃貓糧,家裡多了個男人多了隻貓,怎麼突然覺得擁擠了不少。

不過看著西裝革履的男人在做飯,南枝覺得比他辦公的時候,還要性感一些。

傅寒州正在煎蛋,南枝從身後抱著他,“什麼時候起來的。”

傅寒州有些意外,畢竟她倒不是個隨時隨地愛撒嬌的人。

他一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手掌控鍋鏟,“冇有睡懶覺的習慣,晚上吃什麼?我讓趙禹先去買菜。”

南枝詫異,“你不是說最近會很忙?”

“是忙,所以你下班早的話,做了飯送到我辦公室?”

傅寒州是疑問的語氣。

如果南枝拒絕,也沒關係,常理之中。

畢竟她這一回來也不會準點下班。

主要是傅氏跟萬盛,中間隻隔了兩條街。

南枝是有點想的,但總覺得頻繁去傅氏不大好,“過兩天吧。”

傅寒州捏了捏她的下巴,“去吃麪,我看你這兩天又瘦了點。”

“在日本吃不好嘛。”南枝跟個樹懶似得湊過去,“真的瘦了麼?”

傅寒州是希望她旁邊,“多吃點蛋白質。”

南枝慵懶道:“等忙過這一陣子,接下去就是就是旅遊季,還有聖誕節,你們傅氏有什麼活動麼。”

她故意問得假裝輕鬆。

傅寒州將跳上來的貓撥下去,直接開口,“聖誕節想怎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