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跟著他下了電梯,又進了車裡,趙禹和司機已經離開。

傅寒州驅車前往鉑悅府,剛纔這麼一鬨,讓她回國的好心情都沖淡了不少。

南枝上車後就直接無視了他,打開手機都是林又夏的訊息,原來在她們上飛機這段時間,吃瓜的林又夏吃到了自己閨蜜頭上,正在手機裡惡龍咆哮。

南枝安撫了兩句,說明天到公司再說,林又夏才發了個OK的手勢。

她直接上了微博,看到現在網絡上已經充斥著gisa霸淩隊友,被陸氏高層包養的新聞,並且還是有實錘的那種,連**的聊天記錄都發了出來。

“gisa的金主是陸氏高層?”

傅寒州掃了一眼南枝遞過來的手機,“算陸家的一位親戚。”

估計是想藉著陸星辭的風頭,炒作一下,結果把自己炒糊了。

“看這些乾什麼,頭不疼了?”傅寒州伸出手,將她的手機扣下,隨後選了個比較舒緩的音樂,“到家還有20分鐘,你睡會。”

南枝好奇,“你這麼久不回家看看?”

“開始管我了?”傅寒州嘴角含笑,扭頭問道。

南枝撇過頭,心悸了一下,“誰要管你。”

傅寒州老實回答,“不是不回家,家裡也就我爺爺一個,他大部分時間在療養院,身體不大好,週末我會回家一趟。”

南枝很想問他爸爸怎麼都不回國,但又怕他覺得自己管太多,也就閉上了嘴。

車子駛入鉑悅府的時候,南枝已經有點昏昏欲睡了,傅寒州將車熄火,倒也冇急著上去,隻是在原地定定看著她。

要不是隻隻在貓包裡不耐煩的叫了一聲,她估計能進入深度睡眠的狀態。

“到了?”她迷迷糊糊睜開眼,剛想問傅寒州怎麼不叫她。

傅寒州卻挑起她的下巴,湊過來吻了下去。

很溫柔的一個吻,帶著若有似無的歎息,“南枝。”

“嗯?”

她嗓音裡還帶著剛睡醒的軟糯尾音。

見他半晌冇說話,她抬眸望著他,清亮的眼眸裡倒映著他的影子。

傅寒州突然什麼都不想說了,他隻想靜靜凝視著她的眼睛,因為裡麵有他。

良久,他選擇低頭再度吻住了她,隻是這一次,帶了點**的渴望。

南枝一直覺得他這方麵需求挺強烈的,但她鬨不懂他有時候的欲言又止,又是要說什麼。

快控製不住的時候,倒是他主動鬆開了,他鬆了鬆領帶,將她的衣服拉好,“明天起或許我會比較忙,答應我,不準跟其他男人單獨見麵。”

南枝一邊打開車門,一邊下車道:“我也很忙啊,一堆爛攤子等著處理呢。”

傅寒州拿出行李箱,走到她身邊時接過貓包,又牽過她的手往裡走,熟練的好像這裡是他的家似得。

門口的保安已經司空見慣了,尋思著她可算是定下一個對象了,不過說到底那些男的,還是就眼前這個最稱頭,但到底在哪裡見過來著?總感覺有點眼熟。

一進家門,傅寒州先把行李箱裡的衣服清理出來,再去洗了個杯子,給她倒了杯煮好的開水,“去洗澡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