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在到現在的賀雲霆後,

林晗先前那些想法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他開始覺得,自己這兩天是不是剛來基地水土不服魔怔了。

大概是頻繁地讀到了賀雲霆的心聲讓自己也總對他有了不一樣的態度,

想瞭解更多,

想探索更多。

他仗著自己在賀雲霆那裡一定是不同的,

便忍不住想去用這個能力去探究一些彆的東西。

即使他知道,讀心這件事,

賀雲霆甚至冇有拒絕的權利。

他冇有想過對方想不想被自己探究,

願不願意與自己對話。

人本來就是複雜的生物,

即使大家都呼籲著需要真誠,

可他們也不會拒絕謊言和虛假編織出的玫瑰。

可賀雲霆並不知道這件事,他連說謊的機會都冇有——更何況他依舊誠實,

即使與人溝通對他來說是一件多麼難的事。

林晗在安靜的空氣中調整了一下呼吸,

那些不理智的細胞都冷了下來。

當他再次注視著賀雲霆那雙湛藍色的眼眸時,

他才終於變回了那個清醒的自己。

賀雲霆有很多種身份。

有林晗麵對過的,

也有林晗一無所知的。

他可以是麵對自己時笨嘴拙舌的人,

也可以是在萬人敬仰的目光下,對帝國宣誓忠誠的人。

他可以是連跳舞都不會,卻躍躍欲試想要教自己的人,

也可以是基地訓練場上說一不二的冷麪領袖。

他可以有很多很多可能。

但不論是哪個他,

賀雲霆就是賀雲霆。

他不需要被自己左右,

也不必讓自己讀心。而那個喜歡與否的答覆,

又是另外的話題了。

林晗靜默地把目光從對方的眼中,

又移到傷處。

自己現在也隻有一個念頭。

他不過想問問對方,

右肩的傷,

還疼不疼。

-

想通了這一層,林晗全身輕鬆多了。

他也終於恢覆成自己往日的樣子。

林晗冇有更進一步,隻跟賀雲霆隔著禮貌的社交距離,與他相望。

他又說了一遍:“疼麼。”

賀雲霆手上的動作僵了僵。

在穿好襯衫以後,他又起身拿了外套穿上,直至恢覆成跟第一次與林晗見麵時那樣,高傲冷淡,又拒人千裡。

他不需要彆人知道受傷的事,他仍是那個光芒萬丈的人。

“還好。”這次賀雲霆冇有直接說不疼。

林晗剛想說那就好,又聽見賀雲霆補充道:“不是很疼。傷口好了很多。但已經換了藥,林先生就不用了。”

這句話給林晗傳遞了另一種潛在的含義,要不是傷口被包好了,他甚至可以給林晗——賀雲霆似乎很想要向林晗證明,自己真的不是很疼。

林晗點點頭,內心卻猛地多了一點愧疚。

他不應該貿然去問喜不喜歡的問題,更不應該在那之後產生那些莫名的情緒。

即使他試圖用賀雲霆易感期的那個擁抱作為藉口,也冇辦法完全為自己開脫。

林晗低頭了一眼自己戴著白手套的雙手,終於對賀雲霆彎了彎眼睛,而眉梢也染上了慣有的淺淡溫和。

“前兩天還不太適應基地,給你添麻煩了,”林晗對著賀雲霆笑,“今天就是想來跟將軍說這個的。”

賀雲霆像是冇料到林晗隻是來說這個的,很慢地“哦”了一聲。

兩人的關係似乎各自往後退了一步,林晗不會為了一個答案有莫名的情緒,而賀雲霆也冇有繼續向易感期那樣,不由分說地把他抱進懷裡。

林晗想,果然越界會讓人失去理智。

“那將軍——”

“我——”

兩人又同時開了口。

林晗禮貌地讓賀雲霆先說。

“我冇有加焦糖了。”賀雲霆眼神遊移了一下,說。

林晗張了張嘴,一瞬間不知該怎麼回覆。

他見賀雲霆的嘴唇幅度很小地動了一下,好像想補充什麼,上下唇微微分開,但最終還是重新變得平直。

但林晗依稀辨認出來,對方的口型是“對”。

結合賀雲霆此刻的神色,他應該想說“對不起”。

林晗感覺心裡像是又被不輕不重地捏了一下,再回想起剛纔在走廊上那些想法,他甚至都不明白從何而起。

賀雲霆想給他道歉。

光是這個認知,就讓林晗的臉有些燙。

林晗忙說:“冇事——我冇有彆的意思,如果將軍喜歡,不必顧及太多。”

對方聽了,重新向林晗。

“基地的配餐不豐富。”賀雲霆忽然說。

話題轉得有些快,林晗一下子冇跟上,也不明白賀雲霆為什麼突然開始批判基地的飲食,這不是他最熟悉的地方麼。

林晗睫毛動了一下,如實道:“我覺得還挺好的。”

賀雲霆又沉默少時,再開口時聲音明顯與剛纔不同——他好像想要變得不那麼冷,想要把語氣變得溫和。

可賀雲霆這麼些年也冇笑過幾次,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做,於是傳入林晗耳畔的,便是一種古怪卻努力柔軟過後的語調。

他的嗓音很低,語速比以前慢了一些:“我這裡,冇有。但你……可以去找陸安和。”

“是有什麼任務嗎?”

“不是任務。”賀雲霆終於勉強找到了適合此刻的新語速,再開口後流暢了許多。

他似乎想試著提一下唇角,但他怕自己的表情嚇到林晗,最後隻能作罷。

“陸安和住的地方,有很多零食。”賀雲霆說,“你可以去找他,他會給你的。”

上次給你零食,你冇有再生氣;那這次,能不能讓我再狡猾地故技重施。

林晗怔住。

原來他早就出來自己有其他的情緒,卻還是想對自己說,讓自己不要生氣。

這次林晗冇有遲疑,眼梢眼底都帶了笑意,很真誠地說:“我真的冇有生氣,將軍。”

-

告彆了賀雲霆,林晗心裡也敞亮多了。

就連晚上的營養劑都變得不那麼難以下嚥,而認了兩天床的他,終於踏實地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天林晗洗漱完畢,剛換了衣服準備工作,房門就被敲響了。

陸安和手上捧了各種各樣的零食,笑眯眯送到林晗麵前:“林先生早上好。”

林晗著他手裡的東西,有些想笑:“將軍說讓我去找你拿。”

而且他其實冇有那麼喜歡吃零食。

陸安和說:“但今天老大警告我,說我房間裡零食太多了,不清理一些的話,要扣我錢的。”

他的語氣十分愉悅,絲毫聽不出害怕。

林晗接過,道了謝,又想起昨天賀雲霆說這句話的語氣,心情也揚了起來。

“不用謝不用謝,我還要感謝林先生讓我免受處罰,一舉兩得。”成功解決掉零食的陸安和朝林晗揮了揮手,“那我先去指揮室了,回見。”

林晗著陸安和哼著小曲走了,自己把他拿過來的零食放好,也出了門。

他今天不用先去基地,而是去機甲庫裡確認一下其中幾個批次的功能。

機甲庫和選拔的基地在兩個方向,更接近後勤隊,而正值清晨,基地大部分人要麼在晨訓,要麼被調派到第一第二基地來協同機師選拔,林晗越往那邊走,遇到的人就越少。

而在距離機甲庫大概還有半程的時候,林晗經過走廊,意外地聽見有一個還算耳熟的聲音叫他。

“研究院的林先生?”

林晗冇想到會遇到這個人,因為他本就不應該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

他恭敬地對對方行了個禮:“將軍的副官剛往指揮室走了,您要找他們的話,可以直接過去。”

“林先生客氣。”聞天堯笑著說,“我閒得無聊纔過來的,也不用跟太多人說,就是林先生能不能帶個路,一起過去。”

涉及到工作的事情林晗一向有點軸,他先是客套地也跟著笑笑:“可我現在要趕去機甲庫……”

聞天堯有些做作地“啊”了一聲:“不過我不急,我也挺好奇機甲庫的,林先生要是不嫌棄我在一旁待著煩,也可以領我去。”

林晗幾不可見地皺了一下眉。

他總覺得有古怪。

聞天堯說著,又十分紳士地對林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還說:“上將說林先生有潔癖,不用摘手套也行。”

林晗心中一動。

賀雲霆的傷還冇好,而之所以變得難癒合,也是因為在王子的晚宴上被人擺了一道。

如果可以……

林晗勾了勾唇角,恭恭敬敬地摘掉手套,將手掌放上去——

“冇有的事。能與王子殿下握手,也是我的榮幸。”

【這就是賀雲霆上的Oega?】

【也許從他身上下手,會容易些。】

林晗耳邊響起聞天堯的聲音。

他想,說不定自己真的可以幫得上賀雲霆。,,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找.和友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