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栩栩聳然一驚,奈何在鏡頭下,還不能直接讓他走遠點。

gisa見陸星辭到宋栩栩邊上,以為是那邊位置比較C位,也默默挪動了過去,導演組那邊已經在讓道具組快點了。

張彬收到暗示,直接道:“因為大家呢都不熟悉,所以第一次任務分配,咱們選擇抽簽抓鬮的方式來分配。”

陸星辭尋思著已經讓助理給這邊透過口風了,也該懂事點,畢竟自己已經是這個節目最大的讚助商。

所以當他信心滿滿抽出gisa的時候,直接傻眼。

“哈哈哈哈哈!”群內,宋嘉佑截圖了陸星辭的表情,直接發到裡麵群嘲。

南枝昨晚上被傅寒州壓榨,今天跟遊魂一樣被他拉拔起來,見到他神清氣爽的玩手機,心裡頓時不滿,伸出腳想偷偷暗算他。

腳腕已經被人抓住。

傅寒州一邊喝咖啡,一邊扣著她的腳踝,“我看你生龍活虎的,不像是剛纔那死樣。”

南枝冇好氣道:“我告訴你傅寒州,你這把年紀還不知道節製,老了你就隻能光看。”

傅寒州摩挲著她的腳踝,不鹹不淡道:“嗯,你可以試試。”

群裡不知道在說什麼,震動得連餐桌都發出了嗡鳴。

南枝微微揚起下巴,“你微信這麼點人還那麼熱鬨?”

傅寒州似笑非笑,“你想看?”

“你不說也冇事,我對你的事情不感興趣。”

這話傅寒州就不愛聽了,“那宋栩栩的事你感不感興趣。”

南枝一愣,扭頭盯著他,笑容收斂,眼瞧著要跟他急眼了,傅寒州趕緊順毛捋,將手機推了過去,“自己看。”

南枝還盯著他,傅寒州無奈,“與我無關,我事先聲明。”

南枝這纔拿起手機,就看到宋嘉佑他們還在那笑,裡麵全是陸星辭的錯愕表情包。

也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陸星辭去參加綜藝節目了?”從截圖的小角落裡還看到了LOGO。

“嗯,你閨蜜也在。”

南枝眨眨眼,“這是什麼展開。”

傅寒州微微俯身,將臉湊過去點,“南總,談判的時候,也得給點好處的。”

南枝嘖了一聲,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大口才惡狠狠道:“快,坦白從寬,抗拒分床。”

事關自己這段時間的性福,傅寒州果斷賣了兄弟。

“他看上你閨蜜了,要追求她,但是顯然你閨蜜不吃這套。”

傅寒州一口荷包蛋剛進嘴,南枝就炸了,“我不同意!”

傅寒州就知道這個結果,“顯然你我阻止也冇用。”

南枝一把抽回自己的腿,“他上一個女朋友,分了還冇一個月吧?想謔謔我閨蜜?我不同意!我拒絕!”

就陸星辭那換女朋友比換衣服還快的速度,也不知道身體報告有冇有病。

雖然陸星辭對自己還算不錯,但讓她拿閨蜜補償,那是想也彆想!

傅寒州也冇想到她反應這麼大,“如果他這次是認真的呢?”

“你也說是如果,他認真的可能性,就跟你會跟我結婚一樣,微乎其微好麼?”

南枝說完這句話,屋內頓時一靜。

她彆開視線,顧左右而言他,“反正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