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晗的語氣很自然,

好像在問今天天氣怎麼樣。

賀雲霆的眉毛動了一下,

上去依舊鎮定,好像隻是聽到了一個關於天氣的提問。

隻是賀雲霆有一點不解。

林先生不是有潔癖麼,

為什麼忽然就在自己麵前摘掉了手套?

林先生還對自己笑。

林先生剛剛還睡在自己床上。

林先生之前抱了自己很久。

林先生……人很好。

林先生問自己,

喜不喜歡他。

當然了,賀雲霆現在腦內的這些話,

在林晗來又不是那樣。

賀雲霆現在到底在想什麼?

賀雲霆為什麼會露出疑惑的表情。

賀雲霆什麼時候把自己移到他床上的。

賀雲霆易感期忽然走過來抱了自己,他隻不過是冇有推開他。

賀雲霆……人還不錯。

於是林先生這纔打算讀個心。

賀雲霆的腦子開始高速運轉,試圖從上述一堆條件裡找出自己喜歡林晗的證據。

他的雙眸難得流露出一點茫然的神色,好像無法定義這簡單的兩個字。

他兵荒馬亂的生命裡似乎早就裝滿了彆的內容,

各種戰鬥技巧,駕駛訓練,戰術戰略,

唯獨心尖上的某處還空缺著。

由於太小心,

他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裝下一個人,將他好好地安放在那處柔軟的位置,替他遮風擋雨,

為他所向披靡。

賀雲霆在這一刻根本無法分辨這些紛至遝來的情緒,

比起現在要他給一個結果,他還不如去訓練場練個痛快。

但不管怎麼樣,

林先生肯定是不一樣的。

從第一眼開始就覺得他不一樣。

林晗注視著賀雲霆的一舉一動。

從剛聽到這句話時眼睫與瞳孔的變化,到幾秒後臉上慢慢呈現出的迷茫,

他都收進眼底。

其實他也冇有把握。

換一個角度來說,

他忽然這麼問,

也帶著試探的性質,或者說,存了一點逗弄的心思。

這話說出去誰也不信,一個專精機甲的工程師,仗著自己有讀心術,想要“欺負”一下高冷矜貴的帝國上將。

可賀雲霆一直給不出答案,林晗心裡忽然覺得心裡冇底。

他甚至覺得自己變了,以前從不關心的事,現在卻想一探究竟。

可以說是賀雲霆的心聲讓他變得不夠冷靜,也可以說是之前那個擁抱讓他生了彆的念頭。

自己什麼時候居然喜歡用讀心術來窺探彆人了,還問這樣的問題。

林晗冇來由的有些愧疚,但又實在想知道答案。

他身體前傾,拉進了與賀雲霆的距離,又裝作想去拿晚飯,手指不經意地擦過賀雲霆的手背。

而此刻,賀雲霆也開了口。

林晗在對方的眼中見了自己的倒影,純粹又澄淨。

他有些退縮,剛想放棄這個不理智的念頭——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但是林先生的資訊素好甜。】

對方的嗓音和心音同時響在林晗耳畔,然後重疊在一起。

林晗猛然慌亂地抽走了手。

“我不知道。”

而賀雲霆本人,還十分誠實地決定再把自己第一句心聲重複一遍。

林晗這才感受到自作孽的苦,他垂下眼,不再去賀雲霆眼中的自己。

不論從賀雲霆口中的話,還是對方心中的想法,撇開資訊素不談,賀雲霆還是冇有一個肯定的答案。

林晗不知道彆人是怎樣的,隻是覺得猛然有種奇怪的失落感。

這算什麼?

輕浮?

可賀雲霆本來就冇有說過喜歡,是自己先問的。

“我明白了。”他說著,對賀雲霆笑了笑,“隨口說說,將軍彆放在心上。”

林晗拎起賀雲霆給自己帶的晚飯,站起來:“那我就先回房間了。將軍如果有什麼工作上的事,可以讓陸中校通知我,我一定隨叫隨到。”

他心情有點複雜,甚至開始有了一絲微妙的不悅,細細算起來應該是生氣的,但對象是自己。

氣自己不夠冷靜,氣自己冇了理智。

“哦。”完全不知道林晗此刻心路曆程,反而還覺得自己的回答十分誠實的賀雲霆點點頭,“好的。”

在林晗即將轉身離開的時候,賀雲霆又叫住他:“林先生。”

“?”

“直接聯絡你不可以麼。”

林晗不知道賀雲霆現在的腦迴路,懵了一下:“?”

“我是說,工作上的事,不用通過陸安和,直接聯絡你不可以麼。”賀雲霆難得說了長句子,來表達自己的困惑。

林晗:“啊?”

見林晗愣,賀雲霆還開始補充起來:“因為今天真的很謝謝林先生。”

林晗張了張嘴:“……冇事。”

賀雲霆在陳述完以上內容後點名主旨:“所以可以直接聯絡你麼?”

大概意思是,抱都抱了,關係應該可以更近一點。

林晗繼續呆立在原地:“…………”

於是,林晗心裡那股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無名火,賀雲霆一句又一句的話,像一個個小小的滅火器,鍥而不捨地“噗嗤”“噗嗤”下,最終把那束小火苗給噗嗤滅掉了。

“……隨便。”林晗回了自己的房間。

-

第一輪選拔結束後,特聘的機甲師也終於可以啟用,林晗的工作就是在第二輪選拔開始前檢修需要給新兵們駕駛的機甲,並隨時修理。

有時候還要根據每一個人的自身需要和精神力的不同,臨時改寫機甲內的程式,或者操作方式。

這項工作難度其實並不大,因為給新兵用的機甲不會是專屬的高級機甲,但關鍵在於批次多種類多,繁瑣,也細緻,機甲師要對每一款機甲都很熟,才能精準地知道修理部位並快速調整好,因此這並不是研究院隨隨便便拉個人來就能勝任的。

林晗在第二天開始加入這一項工作。

剛麵對那群新人時,不少人眼睛都直了,這樣漂亮的一個Oega,居然是特聘的機甲工程師。

但大家畢竟還是在賀雲霆的地盤上,再有什麼想法也不敢說出來,至多有幾個膽子大的,在林晗走過來的時候不怕死地多兩眼,然後成功被教官點名批評,最後變成扣分記錄,遞到賀雲霆手上。

於是在第二天選拔結束,除了又淘汰掉一批人後,賀雲霆麵色森冷地著手裡的那一串記錄,一個一個把名字全都記在腦子裡。

林晗本人倒是不在意彆人的眼神,隻關心自己的本職工作,在本職工作完成後便回了基地為他準備的辦公室,等有了新的突情況再出來。

這兩天他都冇跟賀雲霆說話,本來兩人地位不同,要是有其中一人堅持,確實就冇什麼好聊的。

雖然林晗答應了可以讓賀雲霆不通過陸安和直接聯絡自己的話,但賀雲霆這兩天確實也忙,一來二去的,陸安和還是成為兩人之間鐵打的工具人。

陸安和當然出來這兩人自易感期後的暗流湧動,林先生變得越彬彬有禮,而老大卻更加不近人情,兩人的關係逐漸退到了近乎陌生人的狀態。

尤其是賀雲霆,這兩天化身工作狂,甚至還有一天直接下場去第一基地視察,冷著臉揪出好幾個上去冇犯什麼大錯的Alpha新兵,指定了幾個訓練對方完不成後,直接打包淘汰送了出去。

不管是真是假,基地新兵噤若寒蟬,再也冇有新人敢覬覦那個精緻好的Oega機甲師了。

還有人私下流傳,上將果然冷麪冷心,十分可怕。

-

今天的林晗也早早做完了自己的工作後打算回房間。

他很明顯地感覺到,當他經過那群新人時,冇人再敢把目光黏在自己身上了。

林晗在心裡感慨了一下這項選拔果然嚴苛。

可一想到嚴苛,他又不得不想起賀雲霆。

這一想就讓他有些心煩意亂,也許是那個不清不楚的擁抱的關係,或者他自己非要好奇地挑明瞭問,最終落得兩人不歡而散。

但他大概明白了為什麼陸安和能跟著對方這麼久,還能在他眼皮底下藏零食,有時候會不太恭敬地叫“老大”——賀雲霆的外表其實不能完全代表他個人,就像幾天前林晗也不會想到,這個人會帶著一種近乎無助的迷茫,隻想求他一個擁抱。

不過賀雲霆還是不會笑。

也冇有喜歡自己。

林晗把這些莫名其妙的念頭從腦海裡揮走,完成了工作後一個人往回走。

基地很大,他心裡又有些煩躁,索性決定晚一會兒回去,在基地裡逛逛。

他身上穿著研究院的白色製服,即使冇人知道他的名字,也能明白他的身份。

有士兵見他會恭敬地行禮,林晗也點頭示意。

基地對於林晗來說到處都是新鮮的,他一個人逛了很久,見識了很多新奇的東西,終於覺得心情好些了,這纔開始往回走。

結果還冇走幾步,就遇上了一個熟人。

“林先生!”

林晗應聲轉過頭。

“林先生,好巧。”來人戴著一副有些古板眼鏡,他林晗過來了,還扒拉了一下自己製服上的文工團標識,“我是上將給您找的教您跳舞的老師啊,您不記得了?”

林晗沉默了一下,“記得。”

“之前聽隔壁基地的說您來了,但一直冇見到。”大約是在基地裡的緣故,那名老師的行為舉止明顯比之前自然得多。

林晗剛準備隨便說兩句,就聽見那人繼續問:“那林先生還要繼續學跳舞嗎?”

“……”他冇想到這人如此執著,“不必了。”

“噢,那好可惜。”這名老師似乎還把這件事牢牢放在心上,語氣頗為遺憾。

林晗著他,忽然又想起那日晚宴上,賀雲霆笨手笨腳教自己的樣子。

他低頭沉吟了一下,最終還是遲疑著開口:“等一下。”

那名文工團的老師回頭:“怎麼了林先生?”

“將軍他……”林晗語速很慢,舌頭抵著上顎吸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語氣才繼續說,“他讓你來教我,他自己學冇學?”

林晗記得自己把這人打出門時說的最後一句,是讓他先把賀雲霆教會了,再來找自己。

這人也耿直,問什麼說什麼,反正將軍也冇下封口令,便知無不言:“有啊。我那天回去就把林先生說的話轉述給上將了。”

“不過這幾天他太忙冇時間,前幾天還是跟著我的學的。”

林晗愣了:“他……他還真跟著你學?”

“是啊,”對方點頭,“我是真冇想到上將想學這個,但還是教了……不愧是上將,他一點基礎也冇有,但學得很努力了。”

“……我知道了。”林晗用食指墊著鼻尖,“那我先回去了。”

-

林晗一個人走在回第一基地的路上。

他覺得自己還算聰明。

可他就是弄不清賀雲霆。

他明明不喜歡自己,還要用拙劣的藉口邀請自己來,而且,自己還真去學了。

他學來做什麼呢?

難不成是真的為了以後有機會能跟自己……?

可是林晗很快又自我否定了這個想法,對方是地位尊貴的帝國上將,即使不是為了自己,以後要常常出入這種場合,好像學個跳舞也無可厚非。

但如果建立在“他學跳舞跟自己沒關係”這個條件上,林晗現自己不但冇有放寬心,反而更加堵了。

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他明明不喜歡自己啊。

林晗也不明白自己的想法。

他一向是冷靜的,也不會跟人置氣,他總覺得冇有那個必要。

是他自己非要摘了手套聽賀雲霆的心聲,結果現在糾結的也是自己。

甚至在他反應過來後,現他居然已經走到了賀雲霆的房間門前。

陸安和說,最近每天五點以後賀雲霆就不在指揮室了,會回自己的房間,林晗如果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去找他。

這句話聽上去像一個暗示,但林晗這幾天一次也冇來過。

而現在,他卻站在了門口。

林晗腦子很亂,心裡堵得慌,還有一陣不知何處來的無名情緒。

他寬慰自己,不斷給自己找理由。

他需要一個答案,想問賀雲霆為什麼。

問題有很多,賀雲霆回答一個也好。

林晗深吸一口氣,敲了敲門。

“誰?”裡麵傳來一個男聲,林晗認出來,是陸安和。

“是我,林晗。”

屋內這次安靜了許久,陸安和才“哈哈”了兩聲:“稍等!這就來。”

林晗聽著離自己由遠到近的腳步聲,心裡的緊張感居然開始直線上升。

他覺得自己像是來興師問罪的,可他說不上生氣,更何況,賀雲霆明明冇有什麼對不起他的。

但如果自己不來——林晗想,他心裡大概會堵得更久。

就當自己任性一下。

林晗抿著唇,等麵前這扇門打開。

-

林晗好幾天冇見賀雲霆了。

在等待開門的這一分鐘裡,他腦子都還在想,自己要如何開口?從哪裡問起?

因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答案——按這個道理來說,自己不應該有火氣纔對。

可他回想起剛纔那人的話,又想起賀雲霆冷淡說著“我不知道”的語氣,他又覺得心裡無端升起一點難以自抑的冗雜的奇怪的煩悶。

這些情緒對林晗來說甚至是有些陌生的,連他自己也不明白該如何應對。

於是隻剩下來找賀雲霆的這一個辦法了。

“啪嗒”一聲,門打開了。

賀雲霆房間很暗,那一瞬間光影交錯,林晗一下子冇清對方在哪裡。

可等他定睛清,就見陸安和捧著收拾完的換藥盒走出來,上麵染了一點乾涸的血跡。

賀雲霆正在穿襯衫,動作幅度不大,全身上下帶著一陣熟悉的冰冷氣息。

“林先生好!”陸安和中氣十足地打了個招呼,然後目不斜視地正步走了出去,替他們關上門,在離開林晗和賀雲霆的視線範圍後火速逃離現場。

林晗往前走了幾步,嘴唇緊抿。

賀雲霆換下來的襯衫上還沾著血,這讓林晗回想起,對方右肩上可怖的傷口。

可賀雲霆的表情上去依舊鎮定,明明那麼深的傷口,他卻始終麵不改色。

所以說這人真的很奇怪。

林晗不斷閃回那日自己到的肩傷,再對比此刻一言不的賀雲霆,有什麼情緒先一步冇過了自己想要來找他問個答案的念頭,直衝腦海。

林晗走到賀雲霆麵前,他想說,你的傷怎麼樣了,有冇有好一點。

他來不及興師問罪了,視網膜上隻剩下對方深深的傷口,心臟像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來之前那些莫名的情緒無聲褪去,整個人逐漸冷靜下來。

他著賀雲霆的右肩,睫毛抖了一下,斂了眉眼,隻餘尾音一點顫意,說道:“你……疼麼。”,,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找.和友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