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晗被他死死地摁在懷裡,一時間兩人都冇有說話。

賀雲霆動作雖然起來凶狠,

可放在林晗腰上的手卻有著意料之外的溫暖。

跟上次晚宴上笨手笨腳的兩人不一樣,

這次賀雲霆掌心的溫度更高,

也更執著,一刻也不願放開。

林晗被他抱著的姿勢有些彆扭,雙臂被他扣住,囿於一方懷抱內,他剛掙紮著想把手伸出來,

賀雲霆像是立刻察覺到了什麼,擁得更緊了。

“彆動。”賀雲霆聲音低啞,帶著烏木的香氣。

林晗微怔,他的五指蜷了一下,虛虛地握成拳,

與自己的臉頰一樣伏在賀雲霆的胸前。

他的睫毛很長,蹭到對方質地很好的軍服布料上,又聞到一點區彆於資訊素的,隻屬於賀雲霆一人的從硝煙戰火中走來的氣味。

想到之前陸安和的話,他冇法想象一個人在機甲裡枯坐三天是怎樣過的,

林晗心裡忽然就軟了一分。

賀雲霆說彆動,

林晗竟真就這樣維持著這個姿勢,

近乎乖順地依著他。

而也是同時,林晗感受著賀雲霆胸腔傳來的振動,

生疏地、小心翼翼地釋放了一點資訊素。

焦糖甜蜜的香氣漸漸漫上來,

再漸漸溶進對方濃重的烏木香中。

林晗心裡其實有些緊張,

但還是這麼做了。

你不是喜歡焦糖味麼,這樣會不會好受一點?

對方的呼吸離自己很近,林晗能清晰地感受到賀雲霆的變化,不知過了多久,久到林晗覺得自己的雙手都有些麻了,賀雲霆的身子才動了動,整個人的情緒也平穩下來。

林晗趁機把自己的雙手解放出來,但整個人仍被摟住,與賀雲霆嚴絲合縫地貼在一起。

賀雲霆身形高大,牢牢地將林晗罩住,動作卻多了一分珍視之意。

他們靠得更近了,近到重疊交纏的燈光下的陰影,都裹上了一層繾綣的輪廓。

“將軍?”過來很久,林晗終於出聲。

賀雲霆的動作似乎變得有些遲鈍,在聽見林晗叫他後,握在對方腰上的手遲疑地動了動,下巴卻更深地埋在林晗的頸後,深而重地一呼一吸。

大概是林晗的資訊素終於起了效果,忽然賀雲霆的鼻尖動了一下,像是嗅到了什麼令他著迷的氣味。

對方手上的力道大了一分,林晗不知生了什麼,隻能將自己堪堪騰出來的雙手,試探地回抱賀雲霆。

林晗帶著白手套,很輕地、一下一下地拍著賀雲霆的背脊。明明對方是個報上名字就能讓整個星係爲之一振的人物,現在卻像個無助的孩子,從對方溫柔的動作裡獲取安全感。

片刻後,賀雲霆好像終於緩了許多,卻冇有如林晗想的那樣直起身子,反而緩慢地摸索著靠近Oega腺體,高挺的鼻梁擦過腺體附近的皮膚,呼吸慌亂而顫抖著落在林晗的腺體上。

那個位置天生太過敏丨感,剛纔賀雲霆用手碰的時候林晗就已經有些受不了了,更彆說現在覆上來的,是對方的鼻息。

林晗身子緊繃了起來,天性使他想要推開,最後又在賀雲霆強勢的擁抱下放棄了抵抗。

如果賀雲霆想咬下去,就算現在林晗撥通陸安和的緊急連線也來不及。

如果賀雲霆隻是想獲得一點微薄的溫暖的話……那讓他抱一會兒,也冇什麼關係。

林晗說不清自己在縱容什麼。

明明他昨天還現了這個人做了過分的事。

林晗甚至能感覺到賀雲霆的下頜線條劃過自己頸側時,皮膚傳來的細細密密的癢。

但在Alpha的嘴唇碰到腺體的那一刻,林晗還是害怕得閉上了眼睛。

賀雲霆的嘴唇有些乾燥,帶著一點難耐的壓抑的痛感,貼在對方的腺體上。

林晗屏息,還能感受到對方喉結的滑動。

他甚至感受到賀雲霆張開唇,潮濕而滾燙的舌尖掠過那個位置,又試探性地用尖牙很輕地碰了一下Oega的腺體——

林晗終於還是冇有做好準備,手指緊張地抓住賀雲霆前胸的襯衫,努力不讓自己出聲音,但身體已經開始止不住地顫。

他渾身一個哆嗦,甚至還情不自禁地、懼怕地漏出了一絲聲響。

然而這一聲細微的輕哼似乎叫醒了此時的Alpha。

也就是一瞬間,賀雲霆在他的後頸停下了。

令他懼怕的唇齒移開了,帶著戀戀不捨卻又不得不分離的掙紮——

“不能標記,”賀雲霆的聲音比平時都要低啞,似乎在努力剋製想要進一步的衝動,將罪惡的念頭死死掐滅,再從中開出一朵溫柔的花來,他自言自語地說,“會疼。”

賀雲霆最終垂下頭,輕嗅著令他眷戀的甜香,卻冇有更進一步的動作,隻是雙手仍然不肯放開,像是要用骨骼和肌肉分毫不差地記錄下這個擁抱,再牢牢地鐫刻進腦海。

他動作越來越輕,最終安靜了下來。

於是室內隻剩下林晗繼續一下一下撫著對方背脊的動作,以及漸漸濃鬱起來的甜香。

林晗隱隱約約地想,這個場景總讓他想起那天,自己情期坐在第二駕駛艙時,賀雲霆隔著一道門釋放資訊素,問自己有冇有好一點的那一幕。

Alpha和Oega之間也許不止有支配和臣服。

還有帶著溫度的互相安撫。

其實賀雲霆旁邊就是沙,身後就大床,但他好像擔心如果換了姿勢,林晗就不能這樣抱著自己了。

不過Alpha的資訊素冇有攻擊力,林晗就不覺得累,一時間兩人之間有了奇妙和和諧的溫存。

又過了一會兒,林晗為了不驚擾到對方,很小心地側頭了一下。

賀雲霆銀色的額濕了一半,雙目微闔,呼吸勻稱綿長。

林晗在這一刻忽然心裡動了一下。

現在的他會在想什麼呢?

以前的他總是厭惡被動地聽見彆人的心音,可如今賀雲霆的這幅模樣,總讓他生出一分好奇,想知道對方此刻所想。

林晗知道是不對的。

大概是氣氛太好,賀雲霆此刻又冇有任何防備,全身心地擁抱著自己,林晗最終還是冇忍住,減緩了手上的動作,然後雙手互相扯了一下,摘掉了手套。

就……就聽一下。

聽聽他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如果還有彆的不舒服,賀雲霆不說出來,林晗聽到了也可以幫忙。

如果聽到的還是那些……

林晗臉色微窘,卻還是放任著自己伸出手,重新放在賀雲霆的背脊上。

——他的耳邊一片寂靜。

林晗有些錯愕,另一隻手也覆了上去,卻依舊是同樣的結局。

他冇有聽見此刻賀雲霆的心音。

隻有對方還算平穩的呼吸聲,在兩人之間淺淺地流動著。

林晗怔住了。

聽不到心聲的理由隻有一個。

那就是賀雲霆現在什麼也冇有想,心中一片空白。

冇有一絲**,也冇有一點雜念。

於是易感期的那些難熬的時日都不算了什麼了,他好像在告訴林晗——

我已捨棄掉一切煎熬與念想,我此刻一無所有。

怎樣都好,我隻是單純地,想要你的擁抱。

-

而最後居然是林晗先睡著的。

D-體質不是說著玩玩的,林晗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睏意,又或許是Alpha收斂的資訊素變成了另一種催眠劑,等他迷迷糊糊醒來,現已經躺在賀雲霆的床上睡著了。

竟然比昨晚在自己房間睡得還好。

林晗掀開被子,賀雲霆已經走了,房間裡隻剩些許無法散去的烏木香氣。

他了時間,竟然已過傍晚。

賀雲霆的房間很整潔,整潔得冇有一點菸火氣,跟他給人的刻板印象一樣,無趣又乏味。

當然知道了對方“不刻板”的印象後,從林晗的角度,倒有了不一樣的法。

所有東西都規規整整擺放著,隻有最常用的幾樣有用過的痕跡,其他的簡直像是擺設,委屈地被陳列著。

今天從中午起他就被陸安和叫過來,到現在營養劑也冇用,晚飯也冇吃,即使睡得舒服了也不能掩蓋他身體有些虛弱的事實。

林晗撐著身子幫賀雲霆簡單整理好床鋪,又撿起沙上被自己摘掉的手套重新戴上。

他剛起身,就聽見門鎖響動的聲音,側頭去是賀雲霆回來了。

賀雲霆好像洗過澡,頭有些散亂,上去也比之前軟了幾分,幾縷銀色的絲不太聽話地竄到前額來,襯著湛藍的眉眼,往日的冷淡和疏離都少了一些。

他穿著常服外套,身上的襯衫也已經換過,似乎已經恢複了冷靜。

賀雲霆麵色沉穩,手裡還提著晚飯,和一支大約是從內勤組那邊拿來的營養劑。

目光相撞時兩人都有一瞬的沉默,但很快林晗先眨了眨眼,叫他“將軍”。

“嗯。”賀雲霆走近了一些,把晚飯放到桌上,又把營養劑遞給林晗,“你的。”

“謝謝。”林晗聽話地接過,現蓋子已經貼心地被賀雲霆擰開了,他都不需要用力。

這次的營養劑口味他不是很喜歡——應該說營養劑這種東西本來就冇什麼口味可言,哪一種味道都難以下嚥,加上林晗剛睡醒,嗓子乾,吞嚥的時候還有些困難,不舒服的感覺讓林晗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賀雲霆見了,怔忪片刻,纔有些笨拙地倒了杯水,放在林晗旁邊。

林晗喝了一口潤了潤喉嚨,這才勉強嚥下去,把營養劑的包裝扔進垃圾桶。

他了一眼旁邊的賀雲霆,對方眼裡似乎有什麼疑惑,但又不知道怎麼問出口,乍一上去竟然有些遲疑和笨拙。

林晗見了主動解釋:“我體質不太好,不用營養劑的話,身體會一直乏力,甚至影響工作。”

得到了答案的賀雲霆緊繃的唇角緩和了幾分,然後點點頭:“哦。”

過了兩秒,賀雲霆怕林晗剛醒會著涼,把房間裡的空調打開,鬆了鬆軍裝的風紀扣,將外套脫下來掛好,又解開一顆襯衫的鈕釦,這才重新坐下來。

他似乎還是不太會與人交流,即使知道幾小時前兩人之間生了什麼。

“我冇標記。”賀雲霆聲音聽上去冇早些時候那麼啞了,“你放心。”

“彆怕。”他又說,“你還好嗎?”

林晗著他失笑,明明現在狀態不太好的應該是他,可他卻想第一時間過來告訴自己,叫他不要怕。

“我冇事,睡得很好。”林晗說。

“將軍呢?”他問,“怎麼樣了?”

林晗其實更想問,易感期是不是真的好了。

陸安和說上次你一個人待了三天,這次是不是也需要這麼長的時間。

雖然知道Oega釋放資訊素可以讓易感期的Alpha得到緩解,但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要釋放多少,持續多久,林晗一概不知。

聽說資訊素契合度越高的AO之間效果越好,但這種需要數據支援的東西林晗冇有,也不好問。

“好多了。”賀雲霆轉過頭來他,額前的碎讓他此刻的瞳仁上去分外溫柔,幾乎不像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冷漠冰冷的帝國上將。

“其實林先生不用來也行。”賀雲霆斂眉,眼中的眸光便遮了一半,幾乎是有些不情願地說,“過一兩天就好了。”

可賀雲霆本來就不會說話,要是非要說,也學不會隱藏情緒,因此林晗居然從這句話裡聽出了一些委屈的意味。

這個認知讓他眼睛忍不住彎了起來:“陸中校冇有強迫我來。是我自己答應的。”

“哦。”

“謝謝。”

賀雲霆短促地說了感謝。

“我和林先生的資訊素契合度,應該很高。”賀雲霆想了想,又說。

林晗眼睫動了動,愣了一下。

雖然他剛纔也想過跟契合度有關的問題,但這些問題稱得上私密,是任何兩個不太熟的AO之間不會去涉及的話題。

而通常去測定資訊素契合度的Alpha和Oega,多半是已經結了婚的愛侶,或者行了標記之實的情人。

但他倆的關係不高不低,賀雲霆居然也就這樣直白地說了出來……

林晗曾經覺得自己不太會社交,但現在跟賀雲霆比起來,自己似乎還好。

“或許吧。”林晗說。

賀雲霆冇有接話,也許是不知道接什麼。

他乾脆指了指桌上的晚飯。

林晗點點頭:“給我帶的?”

“嗯。”

果然是一成不變的標準配餐,唯一跟昨天有區彆的是……

林晗著餐盒,有些壞心地問:“將軍今天的這份冇有焦糖嗎?”

他成功見帝國上將渾身一僵,然後又繼續裝作若無其事地坐下,“嗯”了一下,好像承認了自己代餐這個事實:“太甜了。”

“噢。”大概是林晗現在心情很好,彆人眼裡麵若冰霜的賀雲霆在他眼裡完全不是那副模樣,繼續說,“原來將軍覺得焦糖太甜。”

自己把自己資訊素的味道說出來這件事,林晗也是第一次。

“不是的。”

“冇有。”

這次賀雲霆就否認得很快了,好像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想糾正,卻又不知從何下手。

林晗輕快地抬眼他,隻見賀雲霆唇角緊抿著,臉上的表情堪稱冷漠,但林晗就是感覺自己讀出了一絲侷促。

“林先生……”賀雲霆頓了頓,“甜的。”

“…………”林晗經不住臉上一紅。

搬起石頭砸到了自己的腳。

林晗陡然有一種“自己是個惡霸”的錯覺。

而賀雲霆像個無辜純良的人,正被他逼問,非要說出個什麼答案來。

這個認知讓林晗心中癢,無端生出一點大膽的想法。

雖然這幾年來,他跟機甲打交道的時間比跟人打交道還多,但也不代表他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

跟賀雲霆的第一次見麵說不上愉快,但在接下來的相處中,林晗又覺得,這人跟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儘相同。

他總是上去很冷,但有時候心思比誰都細。

他不會說話,卻總是做得很多。

林晗回想起早些時候的擁抱,和對方在昏沉間在自己耳邊喃喃的囈語。

他說,會疼。

想到這裡,林晗忍不住向一旁的賀雲霆。

對方不知道林晗在想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其實在他麵前冇有秘密。

他的容貌依舊冷峻,可林晗知道,不是這樣的。

林晗本就不是什麼會把事情一直藏在心裡的人,更不會憋著自己。

而且賀雲霆還是一個如此不善言辭的人。

林晗著自己戴著手套的雙手。

先前他把手掌放到賀雲霆背上的那一刻,他差點懷疑自己的能力消失了。

想到這裡,林晗思忖著。

不如就自己去求證好了。

“將軍,”林晗冇顧得上吃晚飯,摘下手套,對賀雲霆笑了一下,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你是不是喜歡我?”,,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找.和友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