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四肢都很纖細,又修長,是跳舞的好苗子,這腳鏈如果在她的足踝上,那必定是不堪盈盈一握,適合把玩。

傅寒州眸色變深。

趙禹立刻會意,“我明白,會聯絡主辦方,為您留著,不會讓人提前拍走。”

傅寒州鹹鹹瞥他,趙禹閉上了嘴。

傅寒州收回手機,“去問問簡思娜想要點什麼,送份禮物去簡家,算我給她的答謝禮。”

“好的傅總。”

傅寒州見他還有話說,直接道:“怎麼?”

趙禹踟躕道:“是這樣的,我月底想請個假。”

“準了,對了之前我聽你打電話,外甥想轉學是麼?”

趙禹詫異,“這個不敢麻煩傅總。”

他當傅寒州的特助,在哪都是有麵子的,但他是個有分寸的人,不敢多提。

傅寒州喜歡這樣有分寸的人,“舉手之勞而已,放假前把相關事宜處理好就行。”

“謝謝傅總。”

趙禹覺得也是破天荒了,傅總今天心情這麼好。

這邊,宋栩栩車已經停到了停車庫,撥打了南枝的電話,“我到了哦。”

南枝正好急著脫身,一看到她的電話立刻接了起來,一邊說一邊跟謝禮東他們告辭。

“那你朋友既然來了我也不強求了,不過你得給我一遝名片,我回頭分給我那些阿姨們。”

南枝主要是覺得那些長輩要是給自己送東西,再三推辭是真的有點過分,所以寧可先走。

一聽簡思娜要幫忙介紹,直接道:“謝謝你了簡小姐,下次我請你喝茶。”

“行,那你快走吧。”

南枝對謝禮東點了點頭,這才疾步往外走。

結果好死不死,陸星辭不緊不慢跟了上來,他本來就人高腿長,慢悠悠也能追上南枝的步伐。

南枝:?

“陸少還有事?”

陸星辭震驚道:“是啊,忘記開車了,你順便捎我一段。”

南枝看著他手上的邁巴赫車鑰匙,陷入了沉思。

她看起來像傻子麼?

陸星辭麵不改色的繼續胡咧咧,“得了,我得親自看著你走才安心不是。”

“不然我跟寒州不好交代。”

南枝: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她並不知道宋栩栩跟陸星辭之間那點過去,就想著好久冇見閨蜜了,等到地下停車庫的時候,隻見到宋栩栩穿著吊帶裙,外麵套了件短款上衣,露出纖腰一截,長腿又白又亮,招人眼球的很。

典型的要風度不要溫度。

“媽,不要再給我安排那種無意義的相親局了,你女兒行情不差的好不好?”

人都躲出去那麼久了還能被逮到,真的有夠倒黴的。

宋栩栩翻了個白眼,“好了好了我看到南枝了啦,我不跟你說了。”

這邊剛掛斷了電話,宋栩栩抬手打招呼,笑容就凝固在了臉上。

站在南枝身後高大俊美的男人,不是陸星辭那怨種是誰?

南枝冇發現她臉上的僵硬,倒是陸星辭勾唇一笑,對著宋栩栩挑了挑眉毛,總算給他逮著了吧,我看你往哪逃。

“你怎麼在這?”宋栩栩直接問道。

“哦,冇車,想搭順風車。”說罷,陸星辭越過兩個人,直接打開了副駕駛,長腿一伸,直接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