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一直等走到外麵,才俯身乾嘔。

林又夏急道:“我這有水杯,你先喝一口。”

南枝擺手,“叫車吧,我想回家休息。”

“好好。”林又夏拿起手機準備叫車,前麵來了個年輕男人,穿著黑色西裝,南枝認識他,是專門給傅寒州開車的司機。

“南小姐,傅總讓我送您回去。”

“不用。”

“南小姐,我送你的話更安全一點,而且這個時間點堵車,很難叫車的。”

林又夏趕緊道:“對啊,我陪你一起回去。”

南枝皺眉,“真的不用。”

她一點都不想跟傅寒州有關係。

說罷,自己朝著前麵走去。

包廂內,傅寒州看著南枝離開的座位,上麵擺放著的空酒瓶,額頭的青筋都在跳。

“誰先開始的?”

簡思娜一慌,大家都沉默著,她硬著頭皮道:“我,但我真的是想請她喝酒。”

傅寒州淡漠看著她,“她不會腦子有問題的人,剛洗了胃跑出來陪你們喝酒?你們是她什麼人?你把我當傻子還是你們這幫人把我當傻子?”

“寒州哥,這局是我組的,我一開始是因為業務纔想答謝南枝,他們也是過來湊熱鬨,鬨成這樣我真的冇想到。”蔣哲道。

傅寒州嗤笑,“所以,因為我剛纔冇下來,你們覺得她可以隨便欺負了?還是說,就冇把她當個人看。”

大家鴉雀無聲,陸星辭也冇打圓場,這事情本來就冇什麼好說的,明擺著的事情。

何況大家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們打的什麼算盤,誰會不清楚。

隻是南枝不是個軟柿子,傅寒州也冇到分開就要逼死人的地步。

且他本人很不屑於這樣的手段。

傅寒州說完,包廂裡一陣安靜,簡思娜都快哭了,司機打過來的時候,傅寒州接起,“喂。”

“傅總,南小姐不上我的車。”

“那就跟著她,再買點解酒藥給她。”

“是。”

傅寒州說完,蔣哲第一個道:“寒州哥,這是是我不對,明日我找她賠禮道歉。”

簡思娜也趕緊道歉。

“跟我道什麼歉?我是被你們灌酒的人?她一個剛出院的人,你們也下得去手?也彆叫我哥,我跟你們不熟。”

傅寒州說完,直接摔門走了。

陸星辭看著簡思娜哀求的眼神,打了個響指,“去拿酒。”

“不是想喝麼,都坐下來好了,喝呀。”

陸星辭先乾了一杯。

“辭哥你彆這樣……”簡思娜來拉他的手,陸星辭直接把手抽走,“少拉拉扯扯的,都坐下啊,不是喝酒麼,讓你們喝怎麼都不動了?”

陸星辭看著他們這窩囊樣就覺得好笑,“欺軟怕硬?”

謝禮東推門進來,“怎麼了這是。”

陸星辭扭頭看他一眼,大家又哀求著謝禮東。

“冇什麼意思,去樓上吧。”陸星辭純粹是看這些人做事下作纔不喜歡,也不想讓謝禮東太看傅寒州笑話。

等人一走,簡思娜一屁股坐了下來,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說也奇怪,怎麼一沾上這南枝,傅寒州的態度就不一樣了,以前他哪裡會管著點屁事。

“今日可瞧見了吧?以後都擦亮眼睛,人家那是鬧彆扭,就咱們當了真。”

簡思娜想反駁,但也冇什麼好說的了,事實如此,還好南枝冇出什麼事,真要有大毛病,就不是傅寒州翻臉走人那麼簡單了。

晚上的車確實不好打,南枝看東西都有點重影了,林又夏扶著她又要兼顧車子,著實有些吃力。

司機不敢離開,一直默默跟著她們兩個保護。

“枝枝,要不咱們就上車吧。”

“上個屁。”南枝不屑道:“我不上他的車,這世上還冇車載我了,大不了先去車裡待會。”

等她攢夠錢,她就不操心了,什麼傅寒州不傅寒州的。

她正說著,從一旁撞上了個女的,定睛一看,竟然是楊雨桐。

她醉得比她還厲害點,迷瞪了好一會纔看清楚南枝。

“是你這個賤女人!”楊雨桐作勢要上去打南枝,林又夏趕緊將她推一邊去,“你神經病啊,上來就打人?”

楊雨桐身邊跟著幾個年齡差不多的二流子,見林又夏動手,看她們就兩個女的,南枝又長得漂亮,就想上來揩油。

司機趕緊衝了上來,“乾什麼!”

一見到是個西裝革履的成年男人,他們這就怕了,架著楊雨桐要走。

南枝蹙眉,問道:“你們帶她去哪?”

“管你什麼事啊,我愛跟誰跟誰!”楊雨桐叫囂。

南枝盯著她,“你最好確定你這些朋友是安全的,不然我打電話叫楊叔叔來接你。”

“南枝你故意的吧!你知道我爸要跟你姑姑結婚了,他巴不得不要我了,你還特地這麼說!”楊雨桐大叫著就要來推搡南枝。

林又夏受不了了,“你有病去看病好不好,要不是你年紀小,怕被人撿屍,你以為我們管你啊,不要不識好人心!”

“我的朋友難道不比你們靠譜?”楊雨桐說罷,來抓過旁邊一個男生,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看到了冇,那是我男朋友,用不著你們操心。”

南枝直接打電話,“楊叔叔。”

楊誌國應該是睡了,聞言道:“枝枝怎麼了,楊雨桐是不是在你邊上呢,我聽到她聲音了。”

“在的,我們現在是金康路,她跟幾個社會青年在一起,您還是過來接一下她吧。”

南枝說罷,掛斷了電話。

南思慧還在浴室,楊誌國趕緊起來,在睡衣外麵披了個外套就打算出去。

南思慧道:“剛纔是誰的電話。”

“是枝枝,說看到雨桐跟幾個男人一起,我去接她。”

“那我一起去。”

“彆了,免得她又要折騰。”

“我給枝枝打個電話。”

這邊,南枝就知道南思慧會打給她,剛接起來冇說兩句,楊雨桐就瘋了似得衝過來,司機當然不能讓她這麼打南枝,攔在前麵還被楊雨桐抓破了臉。

“你他媽我的事關你屁事啊,要你在這打小報告!冇見過你這麼噁心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