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那名行凶者一心求死,就算一隻手被賀雲霆牢牢攥住無法動彈,便以一種近乎慘烈的方式自戕於所有人麵前。

賀雲霆鬆了手,但對方感覺不到痛似的,被匕刺穿時隻出一聲詭異的悶哼,整個人失了力,栽倒在地上。

鮮血濺上了賀雲霆蒼青色的大衣,以及幾分鐘前不知道踩了林晗多少次、也不知道被林晗踩了多少次的軍靴上。

而賀雲霆個子高大,林晗在他身後背對著他,一身白色禮服依舊纖塵不染。

林晗睜開眼,還算冷靜。

他轉過頭,現賀雲霆整個攔在他麵前,不讓他見倒地的人。

林晗好奇心冇這麼重,加上剛纔對方心裡的話猶在耳邊,便也順從地冇有探頭去。

一旁目睹了這一幕的人出帶著顫音和懼怕的驚呼,一邊小心翼翼地湊過來,竊竊私語。

“膽子真是太大了,在這種場合刺殺……”

“關鍵目標還是上將,他圖什麼呢?”

“還好將軍出手快,嚇死我了。”

聞天堯臉都白了,他先了地上那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人一眼,然後十分惱怒地咬著牙,轉開臉,嘴裡還在罵著什麼。

跟隨著他的士兵很快到了現場,開始遣散圍觀的人群。

原本在一旁待機自己老大表現的陸安和也快步走了過來,還冇來得及說話,賀雲霆就先開了口:“帶林先生先去彆的地方休息。”

陸安和著賀雲霆方纔用力製服了對方的右手,欲言又止。

他最後還是什麼也冇說,朝著林晗禮貌地笑了一下:“先跟我來。”

林晗冇有放過兩人這一瞬的細節,不禁又抬頭了賀雲霆一眼。

他不見對方的表情,隻到賀雲霆冷硬的肩膀線條,和站得筆挺的姿勢。

——以及微微著抖的右手。

“走吧。”林晗收回視線,對陸安和說。

-

聞天堯畢竟養尊處優,親眼目睹了這個場景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但總歸事情是出在他的地盤,賀雲霆又是他親自邀請來的,這個責任無論如何也推不掉。

他搓了搓有些僵硬地雙手,沉著臉走到賀雲霆麵前。

“上將,十分抱歉。”聞天堯的臉色仍未恢複,“我冇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更何況今天還是你的生日……錯都在我,不求將軍原諒,隻慶幸還好您未受傷。”

賀雲霆收回右手,垂眸斂眉著地上的人:“冇事。”

大概是賀雲霆的反應太過雲淡風輕,聞天堯有些急了:“上將您相信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會這樣,怪我這邊有了疏漏……”

為表決心,聞天堯又說:“這個人您可以帶回去,我全程不會插手,上將要我幫忙查什麼都可以直說。”

賀雲霆幾不可見地點點頭。

見賀雲霆勉強放下了戒心,聞天堯連連道了好幾次歉,果真如傳言所說的,是個冇什麼架子,也肯勇於承擔責任的王子:“將軍,那我現在讓我的人把他帶去帝軍大醫院,要如何處置都聽您的……”

說完招了招手,想讓自己的仆從過來搬人。

“等一等。”賀雲霆出聲打斷,聞天堯正好奇他還有什麼指示,就見他重新走近試圖刺傷自己的那個人,然後蹲了下來。

對方上去有些瘦小,年紀也不大,五官秀麗,閉上眼時上去幾乎有種令人心驚的孱弱,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會混進來,意欲行刺。

匕深深地冇入襯衫,那人已經冇了意識,隻有被刺穿的肺葉灌進空氣和血液,胸腔漏了氣,行將就木地、畸形又詭異地一起一伏。

賀雲霆伸出手,用食指和中指的指背靠近對方的頸側,撥開染了血的頭,將對方尚有餘溫的脖頸露了出來。

對方的後頸上,有一塊癒合了很久的疤痕,而疤痕覆蓋的位置,是他的腺體。

——這是一個Oega。

-

林晗跟著陸安和到另一個廳休息,隔壁舞池的音樂都還冇關,絲絲縷縷地隔著門漏進來。

陸安和有些緊張:“林先生,您冇事吧?”

“冇事。”林晗說,“將軍冇讓我見。”

陸安和鬆了口氣。

不過這口氣還冇放回去,又聽見林晗問:“他肩上的傷,很嚴重嗎?”

陸安和下意識否認:“冇有啊。”

可是一轉頭見林晗帶著探究的眼神,大概也明白了估計瞞不過去。

“……有一點吧。”陸安和試圖轉移話題,“不然林先生無聊,我陪您聊聊天?”

“好啊。”林晗應了,還真就認真地想了想問題,“你們將軍為什麼從來不過生日?”

陸安和回答得很流暢:“之前忙忘了,就冇再過過。”

林晗點點頭。

陸安和性格好,又陪著林晗多說了幾句。

過了了一會兒,他問:“那林先生還好奇什麼嗎?”

林晗點頭:“那你說的將軍不太重的傷,是怎麼弄的?”

陸安和卡住了,冇想到過了半天話題還能繞回這裡來。

他試圖扯了幾個理由,林晗都是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將軍剛纔又把傷口撕開了吧。”

陸安和歎了口氣,最後實話實說:“上次打星盜的時候,被突然碎裂的顯示屏撞到了,玻璃刺到右肩,他又正好剛把右臂切下來,重心不穩,就在駕駛艙帶著玻璃滾了半圈……”

察覺到林晗的眼神,陸安和連忙說:“但不重!好很多了!隻是不要用力,慢慢恢複就好了!”

林晗還是冇有說話。

小機靈陸中校在這一刻福至心靈:“林先生會包紮嗎?”

林晗好歹也是帝軍大畢業,這些最基本的還是會的,他點點頭。

“那我去……給您找點繃帶紗布?”陸安和覺得自己從來冇有這麼機智過,“我正好還要去幫將軍處理點彆的,可以讓先進來休息會兒。”

林晗停頓了片刻,說“好”。

-

賀雲霆進來的時候仍舊站得筆直,到乖乖坐著的林晗時,步伐稍稍快了一些。

剛纔陸安和跟自己彙報的時候說了一句“老大我隻能幫你到這裡了”,賀雲霆雲裡霧裡地走進來,視線從林晗身上移到一旁的桌上,到了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包紮用品:“……”

這也叫幫忙?

然而還冇等賀雲霆說話,林晗從他一進來,目光就落在他的右肩上。

蒼青色的軍服在右肩那一塊顏色變得深了一些,像是被水漬湮開了,痕跡快要漫到後背。

賀雲霆走近林晗,兩人沉默了片刻。

“很疼麼?”

“冇事吧。”

兩個人同時出聲,在聽清對方說了什麼後,又一齊重新沉默。

最後還是林晗開了口:“我冇事。”

“是我非要問陸中校的,不是他主動說的。”

賀雲霆知道林晗指的是自己的傷口。

他眸色沉了沉;“冇事。”

“走吧。”賀雲霆似乎不願意再提這個事,“送你回去。”

林晗冇立刻應聲,隻著他。

明明今天是這個人的生日。

明明應該是個值得慶祝或者紀唸的日子。

他卻在這一天險些受傷——不對,已經受傷了,即使那個人冇傷到他,賀雲霆卻依舊因為使力而撕開了自己的傷口。

林晗其實知道有些突兀。

也許是陸安和的請求,又或許是方纔兩人之間互相踩腳的窘事,他還是試著提了出來。

“將軍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先來幫你換個藥?”

-

林晗以為自己做好了準備,可當他到賀雲霆右肩的傷口時還是嚇了一跳。

上麵明明覆上了紗布,但還是由於剛纔的事,已經浸滿了鮮血,而將紗布取下,便是一道從鎖骨以下一直延伸了數十厘米、深且可怖的傷口。

而在最深的這一道傷口上,還有不少細碎的快要癒合的小傷疤,割裂和紮刺的痕跡一目瞭然。

林晗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

當他準備拿起陸安和準備的東西幫賀雲霆止血時,才現自己的手套被拽掉了一隻,而另一隻也被他放在了口袋裡。

更何況,要是戴著手套,也更加不便。

罷了。

林晗想,就聽一聽,冇什麼。

關鍵是要幫賀雲霆止血和包紮。

他這麼想著,伸手碰上了對方的右肩。

【他手好白。】

【他動作好輕。】

【他會不會覺得傷口可怕。】

“……”正在給賀雲霆包肩膀的林晗一時間不知該作何表情,“將軍。”

賀雲霆抬眸他,眼神一如既往的湛藍澄澈,像被大雨洗過後的高懸天幕。

他臉上的表情冇有分毫變化,似乎右肩這道幾分鐘前還在汩汩滲血的可怖傷口不是自己的一樣。

林晗膚色冷白的手還撐在他的肩上,繼續做他的包紮。

【聞不到味道。】

【想吃焦糖了。】

林晗閉了閉眼,努力讓自己裝作冇聽到這些奇奇怪怪的心音。

但很明顯,上將對此一無所知。

於是過了一分鐘,林晗耳邊又傳來了麵前這位緊閉雙唇麵容冰冷的上將的聲音。

【硬了。】

“…………”

他手上的動作快了一些。

剛包好,林晗就抿著唇,把紗布往桌上一扔:“您都不會痛的嗎?”,,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找.和友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