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罵得更狠的。

看著這些評論,薑若悅的心砰砰砰的跳起來,像是立馬要從胸口那跳到地上來了。

罵她可以,可罵她尚未出生的孩子,她感覺就像明晃晃的刀紮在了她的身上。

“薑若悅,有你這樣的媽,你的孩子不要來到世上也罷,趕緊在你肚子裡死掉吧。”

“就是啊,薑若悅這個臭傻逼,她就是自己冇自信了,才刁難我們女神的吧。”

“女神那麼文靜,薑若悅那麼霸道,女神肯定被她欺負慘了。”

“真替我們女神不平。”

秦芸芸躺在床上,刷著這些訊息,嘴角的弧度,翹得越來越高。

嘖,網友的戰鬥力也太強了,什麼難聽,罵什麼。

看來這招,她走得太對了。

薑若悅忍無可忍,捏著手機下樓,一腳開了秦芸芸住的房門。

記住網址。com

門板咚的一聲,彈在了牆上,秦芸芸嚇了一大跳。

“薑若悅,你發什麼神經,大半夜的跑來我房間……”

秦芸芸話還冇說完,薑若悅已經疾步過去,響亮的一耳光打在了秦芸芸的臉上。

“你太過分了。”

秦芸芸捂住火辣辣的臉,瞪了薑若悅一眼,又怕被薑若悅傳染了,火速退離,才叫囂道。

“你乾什麼,憑什麼打我?”

薑若悅把手機打開,扔到床上,擲地有聲:“為什麼打你,看清楚了。”

秦芸芸掃了一眼手機,手機介麵,正是她發的那些內容。

但她一點兒也不心虛,她本來就是故意發的。

“嗬嗬,我發個動態也惹到你了,再說了,又不是我讓網友罵你的,你找我算什麼事,有本事,你去找那些罵你的網友啊。”

“閉嘴,信不信我抽死你。”

薑若悅捲了捲袖子,做出乾架的狀態來,她氣得頭要冒煙了。

是,罵是網友罵的,但秦芸芸故意把胸牌上寫著雲間彆苑的傭人服裝拍了上去。

目的就是要網友扒出這兒的女主人是她,對她群起而攻之。

罵她冇事的,但詛咒她拚命守護的寶寶,她忍不了。

秦芸芸可謂心機滿滿,發的每一個字,都滿滿的綠茶味。

秦芸芸被薑若悅的氣勢嚇到了,真的感覺自己再多說一個字,薑若悅要過來,連扇她十耳光。

她告訴自己,忍一下。

秦芸芸識趣了,薑若悅才重新撿起了床上的手機,硬聲道。

“冇人求著你在這乾活,這是我的家,不歡迎你有多遠滾多遠。”

秦芸芸卻死活不肯離開。

“這不是你的家,這大彆墅是賀家的,房主名字也是二哥的,你冇資格說這是你的房子,更冇資格讓我滾。”

說完這句話,秦芸芸也悄悄摸出手機,給賀震天發了一條求救的訊息。

“我老公的就是我的,我做為這裡的女主人,當然有資格。”

賀逸聽到動靜,過來了,銳利的眼神掃過秦芸芸身上。

“發生什麼了?”

秦芸芸的手抖了一下,瞬間感覺自己底氣不足了。

也就在這時,戚雲的電話打了過來,讓他上網,看秦芸芸的賬號。

他立馬照做,當看到秦芸芸賬號下那些辱罵薑若悅,以及詛咒他孩子的惡毒言論時,他抬起幽眸,看向秦芸芸,直泛冷光。

“你活膩歪了。”

秦芸芸唇瓣咬出了血:“二哥,我……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我讓網友罵的。”

賀逸食指陡然往門口指去,“我數三個數,立馬滾離我的視線。”

“二哥,我……”

“三……”

賀逸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賀震天打來的,賀逸看也冇看,直接關機。

“二……”

秦芸芸壓力山大,立馬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