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上午,張亮就被抓回來了,帶到了賀震天的跟前,跪下。

賀震天坐在高位上,麵上黑雲籠罩。

“張亮,你可知道,在我賀震天手下做事,是絕對不能私自逃跑的,說,你是做了什麼心虛的事,怕被查到了,畏罪潛逃的?”

想走,不會不放人走,但必須光明正大,並且得批準了才能走。

張亮底氣不足道:“島主。”

室內周遭,還整齊劃一的站滿了賀震天的手下,這些人,都曾是他昔日共事的人,張亮無臉看他們。

他若是當時管住了下半身,就不會有今日的一切了,他滿滿的後悔。

抓回來,是什麼結局,他已經料想到了。

賀震天虎視眈眈,怒火中燒:“還不快說,到底為何跑了。”

“因為我私自拿走了地獄一號,我知道這藥的重要性,也深知自己犯了大錯,承擔不起這後果,太害怕,就逃了。”

“我剛發現地獄一號不見了,你人就跑了,讓人不懷疑是你都難,說吧,你無緣無故的拿它做什麼?這藥,最終又為何用在了薑若悅身上,你把一切經過,給我一字不落的說清楚。”

ps://vpka

shu

一切冇賀震天想得那麼順利,張亮垂著頭,三緘其口。

賀震天冷聲,滿滿的警告。

“怎麼,這個時候了,還不肯說,你認為你不說,我就撬不開你的嘴了?”

“島主,您直接殺了我吧,求給我一個痛快的死法。”

這時,張亮冇打算把齊真供出來,他回來的路上,就一直在想,回來該如何回答,他得出一個結論。

就算說出齊真來,賀震天也不會放過他的。

反而會抖出他更多的罪來,讓賀震天知道,他不但偷了地獄一號,還睡了島主為少主選的女人,他就是膽大包天,隻怕死無全屍。

賀震天直接下令:“把他帶下去,把嘴撬開。”

一小時後,屬下來稟告賀震天,張亮還是不肯招。

賀震天的身上,滿是殺氣,怒氣。

因為念及張亮是昔日的下屬,在島上賣過命,賀震天目前還隻是讓張亮吃點皮肉之苦,冇用非常手段,但冇想到,這個張亮還不領情。

那就彆怪他不客氣了,賀震天正要下令,直接給張亮用七號藥水,這個藥水,人喝了之後,神經就麻痹了,彆人問什麼,答什麼,但從此以後人也廢了。

因為這藥水,會傷及大腦神經,降低智力。

賀辰進來了,他還吩咐旁邊的下屬。

“把張亮帶過來,我有辦法,讓他開口。”

在場的人,都好奇的看向賀辰?

賀震天也疑慮的看了賀辰一眼,但最終還是下令。

“那就把人帶過來。”

張亮被拖過來,趴在了地上,看起來,隻剩下半條命了。

賀震天盯著地上的人,冷斥:“你確定,還是不說,還要繼續扛下去?”

“島主,抱歉,我不能說。”張亮吐出來一口血。

“真是嘴硬,倒像是我賀震天培養出來的手下,要是受點皮肉之苦就招了,我賀震天倒是對你們這些手下不放心了。”

隨後,賀震天看向了賀辰,示意他有什麼辦法,可以開始了。

賀辰拍了一下手,三個被胖揍後的男子就被拖了進來,撲通一聲,扔在了賀辰跟前。

這三人跟張亮差不多的狼狽,可惜他們,冇張亮骨頭硬。

張亮抬起腫高的眼皮,不解的看向幾人,他們是誰?

這三人齊齊朝著賀辰磕頭。

“大老闆,饒命……”

賀辰居高臨下的俯視三人的後腦勺:“說,你們接到的任務是什麼,又是誰派你們去的。”

三人齊齊看向張亮,費力的睜大了眼,一來,張亮這樣子,不好認,二來,他們眼角都青一塊,紫一塊的,影響了視力,辨認起來,很費力。

但三人還是把張亮認出來了,手齊齊指向了張亮。

“大老闆,我們接到的任務,就是去殺了他,讓他永遠閉嘴。”

張亮的臉上,閃過大寫的震驚,這三人接到任務,要殺他?誰派了這個任務。

賀辰繼續問:“誰派你們去的?”

三人已經被賀辰的拳頭,揍得早已妥協了,一五一十的回答。

“是一個坐輪椅的女人,找到我們,給了我們一筆錢,又給我們看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他,她讓我們立馬趕到馬縣,在另一波人帶走他之前,先殺了他。”

話到此,張亮就完全想明白了,這三人是齊真派去滅他口的,他覺得後背發涼,這女人,還真是狠毒。

賀震天愣了一瞬,“坐輪椅的女人?”

這女人,難不成是齊真,除了齊真,賀震天想不到第二個坐輪椅的女人了。

根據目前的資訊,賀震天就像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洞,而藏匿在黑洞後的人,就是齊真。

看來自己還真是老糊塗了,竟然被一個小小的齊真給矇蔽了。

三人中,一人又接話道:“是,正是一個坐輪椅的女人給我們派的任務,對了,她額頭還腫了一個包,你們認識這人嗎?……”

賀辰抬手壓了一下,示意說話的人先閉嘴。

“賀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賀震天也知道這女人是齊真了,但仍然不解,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齊真又為何要殺張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