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擰了一下眉毛,薑若悅造反了,現在都敢說,不帥了,不要他了。

賀逸示意薑若悅看腳下這灣碧藍的池子,“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薑若悅摸了摸白皙的下巴,目光撇了撇,語調上揚。

“我看有些人,是想回家跪榴蓮了,等會兒回去,我去買個大榴蓮。”

賀逸評論道:“悍婦。”

薑若悅搖搖頭:“謬哉,非悍婦,是老婆奴,以後惹我生氣了就跪榴蓮,有些人給我自覺點兒。”

賀逸找了一張有太陽傘的沙灘椅悠哉躺下。

“有個人還是趕緊找個遮陽傘坐下吧,等會兒曬成一隻黑貓,可彆哭鼻子。”

薑若悅摸了一下鼻尖,確實要冒汗了,本來水靈靈的皮膚,也有些微刺感,她趕緊找了賀逸旁邊的遮陽扇,坐下,擰開一瓶水,補充水分。

她這皮膚要是曬黑了,冇個一月兩月轉不回來。

纏滿花苞的鞦韆棚下,莫傾抱著胳膊,靠著柱子看鞦韆上的紀霏,

提議道。

ps://vpka

shu

“我接下來一週有空,打算去璃海玩兩天,一起去?”

紀霏穿的是一款淺色的紗裙,飽滿的耳垂上,掛著珍珠耳環,看起來溫婉,又大方,微卷的髮絲鬆盤了一下,她的五官也長得很大氣,越看越耐看。

莫傾感覺紀霏的身上既有大小姐的端莊高貴,又有作為一名護士的心細與勤快,這不就是他家老太太心中的標準兒媳?

紀霏輕語,“璃海”

似乎在想這會兒,璃海是什麼樣的。

莫傾抓住機會,講解起來:“璃海是著名的貝殼湖,這會兒去,廣闊的岸灘上,可以撿到彩色的貝殼,海螺。”

聽到貝殼,海螺,紀霏的眼睛比較亮,她低頭看了足足三秒手機的資訊框,才抬起頭來。

“什麼時候去?”

不出莫傾所料,紀霏會答應,終究是女生,對好看,好玩的地方拒絕不了。

“你要想立馬見到璃海,現在就可以出發。”

紀霏驚訝:

“現在?”

紀霏又掃視了一圈婚宴現場,婚宴都還冇結束呢。

莫傾靠了過來,她坐著,他站著,隻有咫尺的距離,他身上的古龍水,與她身上的紫羅蘭香水彼此融合。

莫傾低沉的語氣帶著一絲誘哄。

“那我們晚上出發如何,你現在給醫院請假,多請幾日,我開車過去,你呢,就當個小公主,在車上負責看風景,睡覺。”

紀霏垂了一下眼皮,莫傾靠過來之後,他身上那濃淡相宜的古龍水味道,縈繞在她周遭,她的心跳有些止不住的快。

莫傾有著優質皮囊,雖然平日喜歡玩,一副風

流成性的做派,但莫家的公司,在他手上盈利一直很好。

自從那日薑小姐住院,他出現在薑小姐的病房,和她打了一個照麵後,他就開始出現在她的生活裡。

那日,他看自己的時候,直直的盯著自己。

她勉為其難的答應他一起吃了一次飯,但吃完,她又被他騙著去看了一次電影,後來,他約自己,她都堅決不鬆口了,她感覺得出來,他是想追她。

但她對他不感興趣,她喜歡賀辰,她要追吧,就追吧,反正她隻喜歡賀辰。

她也不覺著這人會有什麼真心,他的風

流韻事,她早就耳聞了,她之前還給被他拋棄的一個女生,掛過液,那女生被他玩膩之後,用兩百萬打發了,女生不甘心,自暴自棄把自己身體搞得很狼狽,最後隻得來醫院掛營養液。

掛液的時候,女生還在哭訴,他的心狠。

看著資訊框裡,自己發出去的那些石沉大海的資訊,一顆心緊繃繃的,她也許真該出去走走了,正好自己攢了一個五日的小假期。

她抬頭,“好,晚上出發。”

“我去敬新人一杯。”

紀霏又起身,翩然離去,她的手機卻遺落在鞦韆架上了。

莫傾拿起來,點了一下螢幕,這女人竟然冇把手機設置密碼。

他手一滑點到了資訊欄,上麵一長串的資訊,令他墨眉狠狠一蹙。

目之所下,全是紀霏的獨角戲。這些訊息,跟其他女生追他時一樣。

早安。

吃飯了嗎?

最近新上映了一步電影,我們要一起去看嗎?晚安,好夢。

都還在話末,配上一個軟萌的小表情,讓自己看起來憨憨的。

往上劃動,倒是有一兩條賀辰回覆的訊息,這頻率,像極了紀霏給他回訊息的樣子。

莫傾瞬間,有一種報應來了的錯覺,他竟然對一個心裡裝著其他男人的女人堅持不懈。

他在犯賤。

紀霏發現手機落了,正折身回來,莫傾退回手機螢幕,把手機放回了原位。

朵朵煙花雲在空中炸開,傅陸婚禮完美收官。

薑若悅把天空之心,毫髮無損的交到了館長先生手上,又履行諾言,當起一名導遊,帶著館長先生,遊覽雲城的美景,美食。

遊覽完畢,機場。

薑若悅微笑著送彆館長先生,飛機衝向藍天,薑若悅下到機場的地下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

然而在監控盲區,她與一個戴著黑色漁夫帽子的人撞了一下,

她正覺得這人有些怪異,要回頭看一眼,但一個黑色的東西觸上來,一股強大的電流穿過她的身體,她抽搐了幾下,立馬暈過去了。

倒下前,她隻看到了那人是長頭髮的,眼睛是單眼皮的,麵上其他地方被一張黑色的口罩遮住了,但她確定是一個女生。

薑若悅倒下後,很快有一個男人提著工具箱上前來,把薑若悅麵朝下放平,又掀起了薑若悅背後的衣料,鋒利的手術刀,在她的肩膀下方劃開一條微小的口子。

齊真打開一個小盒子,裡麵躺著一張黑色的晶片,取出遞給男人。

“傷口弄小點,不要讓她發覺。”

“是。”

男人飛快把那枚晶片植入到了薑若悅的皮膚裡,再把一切收拾回原來的樣子,把薑若悅扶起來靠在柱子上後,男人又捲起薑若悅的褲腿,在她小腿上,劃了一道傷口。

“姑娘,醒醒。”

“快醒醒……”

薑若悅被搖醒了,一個婦女牽著孩子,蹲在她跟前,關心著。

“姑娘,你怎麼在這睡著了?”

薑若悅拍拍頭,“我不是睡著的,我是被人電暈了。”

“被電暈了?是你得罪什麼人了嗎?”婦人發出驚訝。

“那去醫院看看嗎?我車就在前麵,我送你去。”

薑若悅眼神有些渙散,環顧了一下四周,那個戴著漁夫帽的女子,不見蹤影,她為什麼要電暈自己?

“姐姐,你的腿受傷了,在流血。”

倏然,小孩子指了指薑若悅露出來的一節小腿,圓圓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捂住了嘴。

薑若悅撩起褲腿一看,還真是,她的小腿上有一個傷口,蜿蜒出來一道血路,難怪不得,她感覺小腿像是灌風了一樣,涼颼颼的,是那個電暈她的人劃的?

“哎呀,快找個東西包紮一下,這傷口看起來是刀子劃的。”

薑若悅解下脖子上的紫色絲巾,包住了傷口。

婦人好心道:“走吧,我送你去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