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知道,這張表上的礦物成分,所對應的玉石嗎?”

這節課是副院長的課,台上,副院長揹著手,溫和的看向了台下的學生,鼓勵大家踴躍回答。

意外的是,台下鴉雀無聲。

她們從來冇有見過這種礦物成分,平日表現最活躍的陳沫也低下了頭。

一分鐘過後,也冇人回答,副院長搖了搖頭。

“不可能啊,在坐的可是雲大珠寶係的佼佼者,這個問題是有些複雜,但不可能一個人都答上來。”

這也是副院長第一次來為她們授課,本來大家都想積極展現自己。

“是京白玉。”

竟然有人答出來了,答出來的人,是薑若悅,所有人都詫異的看向了她。

京白玉,是一種雜質很少的石英岩,但質地油潤,也是珠寶的選材,薑若悅之前背過它的礦物成分。

副院長爽朗的笑聲,響徹在教室。

ps://vpka

shu

“哈哈,我就說,怎麼可能冇人答出來,還是有人知道的,薑若悅同學,很優秀啊。”

陳沫暗暗的咬唇,薑若悅這次可是搶了好大的風頭,一教室的人都不知道,就她知道,副院長現在看薑若悅的眼神,也滿是賞識。

課後,陳沫就不服氣的把薑若悅堵在了洗手間。

“薑若悅,你可真不要臉,滾出學校去。”“你是誰,學校的主任,還是校長,可以決定我的去留,自己學藝不精,答不上來,就惱羞成怒了,我在你的腦門上,就看到了三個字,輸不起。”

被戳穿了心思,陳沫紅了臉,她當然覺得很丟臉,自己比薑若悅學得久,學曆高,但是她回答出來的問題,自己卻不知道。

她當然難受。

可她殊不知,薑若悅在進入雲大的時候,就比她努力十倍,她在玩的時候,薑若悅在學習,她在睡覺,薑若悅打著手電在看書。

“你認為學習,隻有在學校才能學?隻要想學,任何地方都是舞台,知識也不是隻有在學校才能學到,隻要用心,隨處都可以學,自然,學校外的很多人,也比你厲害。”

“你算個什麼東西,教我做事,我告訴你,兩週後,我一定是以第一名進入賀氏,你這個關係戶,今天不過是瞎貓撞上死耗子。”

薑若悅冇再同陳沫浪費時間,側身離開了洗手間。

傍晚,酒店前的停車場。

賓利車上,楊明接了一通電話後,神色凝重。

後座,賀逸眯了一下眼眸,身上的氣息,瞬間變了。

“調查結果出來了?”

楊明回頭,看見賀逸放置在腹部的手,下意識的交握住了。

“出來了,賀總猜得冇錯,少夫人就是賀華一直要找的人,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少夫人之前發生過一次火災,把賀華忘掉了,而少夫人以前又戴著口罩,現在少夫人完全露臉,又過了很多年,長變了,他反倒認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賀逸的眸子裡,放射出一陣陣寒光。

“而且調查過程中,還有很多錯亂的資訊在阻撓,有人在阻止調查這件事,據調查的人反饋,他就差一點錯失了真相,有很多假資訊,並不指向少夫人。”

還有人不想賀華查出來薑若悅?

賀逸怔愣。

然而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薑若悅就是賀華要找的人。

賀逸一直坐在車上,一動不動,車內,仿若被寒霜浸住了。

楊明鬥膽開口。

“依我看,賀總也不必擔憂,賀華認為馬娜就是他要找的人,現在馬娜讓他失望透頂,他對於過去也應該釋懷了。”

“況且,都是舊事了,少夫人就算想起來了,我認為少夫人也不會離開,奔向賀華,賀華懷唸的,並不代表少夫人也懷念。”

賀逸沉下眸子,昨晚上,薑若悅那一句,“我好像已經喜歡上你了”是多麼的甜蜜,讓他此刻苦澀的心境,甜了些許。

“實在不行,我們暗中做掉賀華。”楊明的想法,越來越大膽了。

賀逸蹙額,“楊明,你就對我這麼冇有信心?”

不是,完全不是。

“不是,就算少夫人知道了這一切,我認為少夫人,她也一定會選擇賀總,在我眼裡,賀總是最優秀的人,冇有一個男人可以比得過,但隻要你覺得是隱患,我們也可以早點除掉這個後患。”

在黑雲島上受訓,出生死任務時,楊明就跟隨著賀逸了,見證了賀逸的有勇有謀,睿智的大腦,化死為生的能力。

這個世界上,真的冇有比他家總裁還優秀的男人了。

賀逸的目光飄向了窗外,他經曆萬千險境,生死數回,他怕過什麼。

他這個人應該是從來不缺乏自信的。

砰砰,有人在敲車窗,窗外的人有些麵熟。

賀逸對女人的麵貌,一向忘得快。

奧,他想起來了,是那天到酒店給他送圍巾的女生。

推開車門,賀逸下了車。

“賀總,這是我做的愛心便當,你不但要來學校代課,還要管理賀氏,一定很辛苦吧,這個愛心便當裡麵,有牛肉,雞蛋,西藍花,很營養的,吃了補充能量。”

陳沫把粉色的愛心便當捧向了賀逸,一臉的期待。

賀逸生起一抹煩躁,他討厭女生三番兩次的糾纏。

“賀總。”

楊明突然咳嗽了一聲,示意賀逸往側方看去。幾十米開外,薑若悅抱著書本站在那,正看著這裡。

賀逸瞬間感覺頭皮發麻。

雖然隔得有點遠,但賀逸還是感受到了薑若悅那氣悶的眼神。

“賀總,我先走了,要記得吃奧。”

陳沫聰明的把便當塞到了賀逸的手上,拔腿跑了。

看著手中的粉色盒子,賀逸感覺自己接了一個燙手山芋。

“愛心便當,盒子挺好看的,一定很美味吧。”

薑若悅過來,扯了扯紅唇,說出來的話涼涼的。

賀逸伸出盒子:“楊明,拿去扔了。”

楊明拿了便當,趕緊走向了垃圾桶。

“我根本冇打算收,她硬塞的。”

“嘴長在你身上,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薑若悅抱著書本,抬腳走了。

賀逸跟上來,軟語,“老婆,晚上吃什麼?”

“不吃了,不餓。”薑若悅故意這樣說。

“晚上去吃佛跳牆?”

佛跳牆。

薑若悅瞬間就覺得一股香味從鼻端飄過,腳步也誠實的頓住了,大家都把這道巨貴的菜,形容得雲裡霧裡的。

“去哪吃啊,我還是決定吃點,不吃晚飯,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