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抿著嘴角,剛剛,賀華一句‘我找到她了’把奶奶嚇得冇有了魂一樣,這個她,震懾力未免也太大了。

“老夫人。”

張媽連忙把柺杖撿起來。

老夫人嘴唇發顫,握著椅子的手也輕顫,看向了一臉懵的薑若悅。

“華兒,你知道那個女孩就是悅……”

“曄哥哥。”

突然一道年輕女性的聲音打斷了老夫人的話,一個女生踏了進來。

賀華拉住了她的手,“就是她。”

薑若悅傻眼,她?進來的人,就是在醫院門口撞了她一下的那個女生,大哥真的是在找她。

看清楚了進來的女生,和二人緊扣的手,老夫人瞪大了眼睛。

“你說你找到的人,是你旁邊這個女生?”

ps://vpka

shu

賀華點頭,“嗯,就是她,她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她一無所有,隻有我,希望您能容得下她。”

輕輕,在賀華生命中,雖然隻是極其短暫的出現,但那短暫的美好,卻讓他一輩子銘記。

找到之後,確認了這個女生的身份後,他就迫不及待,帶她來見老夫人了。

老夫人麵上震驚的同時,心中卻鬆懈了許多,無論如何,賀華找到的人,不是薑若悅就好。

不過這個女生,氣質渾濁,除了長相有點和小時候的薑若悅相似,其他的,根本看不出來什麼優點。

“你叫什麼名字?”

馬娜害怕,冇敢吱聲,賀華替馬娜答道:“她叫馬娜,小名輕輕。”

老夫人招了招手,“馬娜,我老了,眼神不好,過來我好好看看。”

馬娜站在原地,冇敢動,老夫人看起來祥和,但是那一雙見過歲月的眼睛,卻讓她感覺好犀利。

馬娜向賀華求助,“曄哥哥。”

叫賀華,不是叫華哥哥,而是曄哥哥,是黃薇讓馬娜這麼叫的。

賀華拍了一下她的手背,鼓勵道:“冇事,有我在,過去奶奶看看。”

“好。”馬娜唯唯諾諾的來到老夫人身邊。

老夫人麵色嚴厲,眼神也冇柔和過,從頭到腳把馬娜打量了一遍,這個女生是怎麼冒出來的,心裡藏著什麼心機,冒充薑若悅,她要乾什麼。

馬娜被老夫人看得頭越埋越低,感覺自己跟裸著身子被人看一樣。

“好了,下去吧。”

老夫人心中雖有很多想法,但冇表現出來,語重心長道:“那黃薇那兒,你準備怎麼辦?”

賀華擰了擰眉頭,“我會去向她父母說明情況。”

這顯然不是老夫人想要的做法,但如今也冇好辦法了,她還不如將計就計,就用這個女子,讓賀華對過去死心。

老夫人很精明,就這匆匆一瞥,已經能預料到,接下來的日子,這個女生的表現,絕對不是賀華要的樣子。

“也隻有這樣做了。”老夫人算是妥協。

邊上,薑若悅和賀逸對視了一眼,發現賀逸一臉的平靜,對賀華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馬娜,一點也不驚訝。

薑若悅隻好自己分析,由此幕看來,賀華一直在找這個叫馬娜的女生,而且要因為這個馬娜,放棄黃薇了。

可是,依照她看,這個女生,怎麼可以和黃薇比,不論哪一方麵,都相差太遠了。

賀逸猜出了薑若悅的心思,“你很好奇?”薑若悅小聲:“你怎麼不好奇?”

賀逸低聲,“他一直在找,他迴歸賀家之前,遇到的一個女孩,這個女孩,也是他的心結。”

既然是心結,這個女孩自然比黃薇重要。

“曄哥哥。”馬娜挽住了賀華的胳膊,很緊張。

賀華再次耐心的寬慰道:“有我在,彆害怕。”

在醫院門口,賀華和薑若悅分開後,他就順著薑若悅指的方向趕去,果然找到了自己要找的女生。

見到人的那一刻,他激動不已,太像他記憶中的輕輕了。

隻是在交談之後,他瞭解到,馬娜已經忘了以前的事情,她在一次火災中,受到了刺激,失去了以前的很多記憶,但她記得自己的小名叫輕輕,最喜歡的花,也是杏花。

相似的外貌,加上小名,加上喜歡的花,賀華不再懷疑,馬娜就是那個曾經在他生命中,驚鴻一瞥,讓他念念不忘的女孩。

以前二人的一段對話。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輕輕。”

“輕輕,你的名字很特彆。”

“這是我媽媽給我取的小名,她希望我每天都能快樂,一身輕,冇有負擔。”

“哥哥,你受傷了,讓我給你包紮,你以後彆打架了,好嗎?”

“你流血了,我會心疼,會哭的。”

“好,你彆哭,我以後不打架了,哥哥好好學習。”

輕輕二字,像刀子一樣刻在了他的身體裡。

她瘦瘦小小的,可賀華卻覺得,她像一個活潑甜美,長著翅膀的精靈,治癒了獨自舔舐傷口的他。

輕輕,他至死不會忘記。

雖然如今的輕輕,眼神已經冇有當年的清澈了,是生活傷害了她,從她的嘴裡,他瞭解到她後來過得很辛苦,顛沛流離,各種苦都吃過了。

他很心疼她,以後,他一定要好好守護她,不讓她再受到一點兒傷害了。

飯桌上,賀華給馬娜夾了非常多的菜,生怕她吃少了,比對黃薇好一百倍。

薑若悅暗暗的瞟了那邊一眼,很難想象,那個冷酷無情的賀華,會對一個女生這麼溫柔。

吃完飯,薑若悅在老夫人的房間裡陪老夫人聊天。

馬娜溜到了院子裡,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拿出了手機,給黃薇打電話。

“他帶我來了老宅。”

“好,小姐說的,我都記住了。”

等馬娜掛了電話,轉過身來,卻發現賀逸站在附近,她頓時嚇了一跳,害怕電話內容被聽了去。

賀逸黑臉,“你給誰打電話?”

剛纔,他準備出來給楊明打個電話,交代下午的合作,他去談,卻發現馬娜偷偷摸摸的溜到了角落打電話。

賀逸的眼神,像是一把鋒利的劍,馬娜心頭忐忑得七上八下,結結巴巴道。

“我……我給我朋友打電話。”

“你在撒謊。”

賀逸一語中的,就這個女生,還想騙他。

賀逸看穿她撒謊,馬娜感覺這氣勢好滲人,急得眼睛都紅了。

“怎麼了?”

賀華趕了過來,發現馬娜緊張得雙腿顫抖,立馬當起了護花使者,抓住了馬娜的手。

馬娜緊張的解釋,“我,我剛纔給我朋友打了一個電話,二少就過來了,質問我給誰打電話,我嚇到了。”

這個女生,明明就有問題,心思不正,賀逸並冇有因為賀華出現了,就把冰山臉融化。

發現自己護著的女人嚇得不輕,手心也冰涼,賀華立馬不爽,一步上前。

“她是我的人,跟你有什麼關係,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賀逸抬起眸子來,淡哼,“冇想到賀家還有眼瞎之人。”

薑若悅出來,就看到不遠處,二人劍拔弩張的一幕。

賀逸說完準備走,賀華卻卡住了他的胳膊,力道十足,不準備放人走。

“你算個什麼東西,彆人敬仰你,但我可不敬仰你,欺負我的女人,就不行。”

賀華捏住的,正是賀逸受傷的那條胳膊,賀逸頓時吃痛,但他麵不改色的忍住了。

那不是賀逸受傷的胳膊?薑若悅立馬跑過來,抓住了賀華的手,扯開了,又擋在了賀逸麵前。

“你們有什麼事,好好說,彆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