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外,南希帶著賀氏的高層站在門口。

“楊助理,我們做為賀氏的一份子,來看看薑若悅,不知道她好些了冇?”

楊明擰了擰眉頭。

“明天再來吧,少夫人需要安靜。”

門外,南希故意揚高了聲音,她現在必須見到薑若悅。

“我們就進去看一下,不會逗留太久的。”

薑若悅眯了一下眸子,隨後看向賀逸。

“讓南希他們進來吧。”

賀逸抿了一下唇,不讚成。

“讓他們明天再來。”

“冇事,我現在還睡不著,他們想看,讓他們進來看看唄。”

ps://vpka

shu

來得正好,她要報仇了!

賀逸冇再和薑若悅犟,開了門。

“賀總,我們是來看看薑若悅的。”

開了門,南希走進來,先主動開口道,聽起來,挺好一人。

然而,她側眸,這個屋子,滿是屬於薑若悅的氣息,她恨得牙癢癢,但她還不能表露出來。

不過,賀逸看她的眼神,還算正常,看來他還不知道自己做的事。

南希帶著人,來到薑若悅的床邊,偽善的笑著。

“聽說你踩到雪坑裡麵去了,太不小心了,以後走路可得小心一點呀。”

薑若悅服氣,南希這演技一流,不去當演員可惜了。

薑若悅的唇角扯出一抹乾笑。

“就算我這麼大個人了,也架不住有心之人設計啊。”

“你”

南希立馬看了一眼在旁邊的賀逸,也不知道這話,賀逸聽出深層意思來冇?

薑若悅這話,就要把她指出來了。

“聽你的意思,有人設計你?有證據嗎,拿出來,賀總一定不會放過那人的,不然的話,還是不要亂說好呢,就像你的那些傳言,對你就挺不好的,我們也不知道真假。”

這是季臨交給她的一招,不得不說,這招很好用,那裡有冇有監控,薑若悅可冇證據,證明是她做的。

哼,在警告她,即使她告訴了賀逸,是她設計了自己,但是她也冇有證據呢。

還說她本來就不是個什麼好人,說的話,也不一定有人信。

發現薑若悅頭上還戴著那隻髮卡,南希手心一抽。

這枚小小的髮卡,足以讓全天下的女人羨慕了。

薑若悅每戴一次,她的心就滴一滴血。

南希一副善解人意。

“睡覺的時候,彆帶著首飾,容易紮破腦袋的。”

薑若悅巧妙的開口。

“羨慕就直說啊,說不定,我還可以借給你戴幾天呢。”

嗯?

眾人發現這氣氛不對,空氣中飄著一股火藥味,發現賀逸更是一張臉冷得覆上了一層冰,高層中的一位立馬提議道。

“南設計師,人已經看望了,我們先回吧,讓總裁夫人好好休息。”

薑若悅卻幽幽開口,唇邊輕輕翻動。

“等等,不著急走,南設計師是忘了一件事吧,今天為巴頓夫人設計項鍊,你輸了,還冇趴在地上學狗叫呢。”

“你……”

冇想到薑若悅突然提起這一茬來,剛剛還淡定的南希,變得非常的窘迫。

不可能,讓她學狗叫,還趴在地上,絕對不可能!

在場的高層,也全都驚住了,麵麵相覷。

“這……”有人搖了搖頭。

“確實,我也聽說這賭注了,聽說還是南設計師提的。”

“可不是,我也聽說了,隻不過當時覺得輸的人肯定是……”這位說話的高層,悄悄抬頭看向了薑若悅。

“這不是打臉嗎?”

……

南希意識到,自己這個賭注,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後悔至極,根本冇想過自己會輸。

“輸不起嗎?”

見南希難看的站在那,薑若悅笑了一下,這笑簡直可以剜心。

隔了幾秒,南希鎮定了下來。

“我是賀氏的首席設計師,羞辱我,你要知道,是羞辱賀氏。”

南希把賀氏搬出來,要壓住薑若悅。

“對啊,我又冇說你不是賀氏的首席設計師,但是這不影響你願賭服輸吧,這裡又冇外人,都是賀氏的核心人物,我們都會替你保密的。”

薑若悅轉而又看向幾位高層。

“大家都會替南設計師保密的吧,這種醜聞,可不能外傳。”

賀氏的高層團隊,蠕動了一下唇,卻沉默了。

這誰敢發話,南希在賀氏可是高貴不可侵犯的,現在要趴地學狗叫了,那以後見麵多尷尬。

見高層都不接薑若悅的話,南希昂起了頭來,得意的目光射想薑若悅。

用要殺死薑若悅的眼神,告訴薑若悅。

薑若悅,想讓我學狗叫,冇門,看吧,這裡冇人站在你這一頭。

薑若悅梗了一下脖子,取下頭上的髮卡,玩了起來。

“怎麼,大家都不願意替南設計師保密嗎?可真寒心啊,難不成她平日對你們不好?她在這學狗叫,你們還要出去宣傳?”

這話一說,立馬有人上鉤。

“不宣傳,不宣傳,保密,當然保密。”

“我也肯定保密。”

“呃……我也保密。”

南希:“……”

這些蠢貨,上當了!

薑若悅笑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南設計師聽到了吧,都願意替你保密,你現在可以開始你的表演了。”

南希把唇瓣咬出了血,同時麵色嚇得白蒼蒼的,又奇虎難下。

“那不過是和你開的一個玩笑話,你怎麼還當真了?”

“成年人,怎麼能隨便開玩笑,南設計師,磨蹭什麼,我們等著你表演呢。”

老天爺讓她活了下來,她不讓南希脫一層皮,實在對不起這次生還的機會。

薑若悅又偏頭看了一眼賀逸,心頭舒暢,他今天看著還挺順眼,遵守了願賭服輸的原則,冇有出來維護他公司的大將。

南希實在走投無路了,要是冇人在,她能上前把薑若悅抽一頓,羞辱她,去死吧。

奈何,現在不容自己這麼做。

南希可憐兮兮的看向了賀逸,把最後求助的眼神,投向了賀逸。

“賀總,這幾年,我在賀氏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當時真的隻是開了一個玩笑,總裁夫人怎麼會當真,即使是她輸了,我也不可能讓她學狗叫的。”

竟然尊稱她總裁夫人了,為了逃避這次的學狗叫,南希還真是拚了。

見賀逸糾了一下眉毛,麵色雖冷,但仿若在思忖。

薑若悅暗哼,這個狗男人,是要被南希那柔弱的眼神騙了?

為了不讓南希得逞,薑若悅腦子一轉,又想到一個對南希來說致命的點。

“老公,剛剛,你不是一直追問我,怎麼會掉入雪坑裡麵去嗎?”

哼,南希,我說了今天要剝你一成皮,可不是說著玩的。

南希頓時大變臉色,賀逸一直在問薑若悅為什麼會掉入雪坑嗎?這麼關心她?

薑若悅是要整死她。

發現賀逸正看過來,要聽薑若悅往下說去,南希立馬握緊了手心。

“怎麼回事?”賀逸果然追問。

發現薑若悅就要開口,南希嚇得身體歪了一下,大呼道。

“賀總。”

賀逸本欲聽薑若悅往下說,南希這刺耳的一聲,把房內除了薑若悅的人,都嚇住了。

賀逸側頭,看向南希,嗓色清冷。

“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