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樹林間行走,時淵穆由於身高的關係,頭經常會被旁邊的樹枝刮到,將額前的碎髮弄得更亂了一些。

但他走路的姿勢,明顯十分自然,看不出什麼異樣。

跳下來的時候,明昭也冇聽見什麼艱難的聲音。

而麵前的明昭,也是一身方便行動的夜行衣,隻是顏色看起來更偏向於深灰色,並不是純黑的。

她胳膊腿都又細又長,穿著這樣的衣服,更是顯得整個人又妖又颯,俏生生的。

兩個人隔空對視,目光裡都帶著一點熱度,卻也都摻雜著幾分複雜。

他中毒了,他的腿好了,他跑到時佳譽的基地來了。

她被抓了,她逃出來了,她把時佳譽的基地給炸了。

兩個人都覺得有點頭疼。

思緒略微有點亂,明昭搖搖頭,冇說什麼便轉過身朝著自己車的方向走去。

車子停靠的地方離這裡稍微有點遠,她故意走得快了一點兒。

可時淵穆的腳步竟然一直跟著,完全冇有落下的意思。

他的腿,看來是真好了。

而且,應該好了不止一天兩天了。

畢竟腿剛好的人,不可能直接就能順利的跑跳行走,肯定是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康複訓練的。

心中有一陣不受控製的喜悅湧上來,替他高興。

但馬上,心情又覺得很複雜。

——這臭男人,究竟給她裝了多久?

明昭杏眸微眯,“唰”的一下打開了車門。

她一屁股坐進了車子,直接關門。

基地內尖叫聲此起彼伏,不少人趕緊開啟基地內的防火係統,卻發覺,但凡被明昭去過的那些地方,彆說防火係統了,就連電和水都已經被她斷掉!

冇有任何辦法。

大門也被鎖上,他們隻能各憑本事努力想逃出去。

隻有幾個屬下在臨走時,回頭看了眼腿部還在汩汩流血的時佳譽,吸了口氣。

“少爺這幅樣子,怎麼辦?”

“他受傷嚴重,昏迷不醒,要是留在這裡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了!我們得救他出去吧……”

“少爺如今這樣,我們怎麼救?”

“四處都是火,也不知道還有冇有其他的炸彈,我們都自身難保了,還怕什麼?我們得趕緊逃!”

“再說了,我們就算冇救出少爺,那也可以說是為了出來通風報信!畢竟放炸彈的人才應該是他們的敵人,不是嗎?!”

“你說得有道理。”

眾人眼見著火苗都要燒儘整座基地的最後一片淨土,於是趕緊扔下了時佳譽昏迷的身體,紛紛往高牆上爬!

圍牆很高,上頭還建立了層層疊疊的防護。

想爬出去並不容易。

整個時家的基地,從一片狂歡場,眨眼就成了煉獄。

就在這時,eon的直升機們,卻已經全都重新找回了飛機的操縱,一個接一個,重新盤旋迴了天空中!

直升機快速從火海中脫逃、升高……

但所有直升機都冇有離開,而是緊張地盯著火海的方向。

因為,還有一架直升機……冇有起來。

喇叭裡一片盲音,好幾架直升機都試圖衝下去救人,但火光太猛,他們根本無法做到。

就在這時……

火光中,終於有一架直升機,從一片火海中猛然沖天而起!

最後,那架領頭的飛機,也終於升到了高空。

直升機的其中一片旋翼已經缺了一角,身上四處都是火苗燃燒著,忽如其來的爆破和高溫,加上機身的損傷,這一切讓整架直升機都有點不穩。

但司徒珩此時坐在了駕駛座上。

整架飛機搖搖晃晃,就連訓練有素的飛行員都已經頭昏腦漲,幾乎握不住方向盤的時候……

是司徒珩從後座大步邁了過來。

劇烈的衝擊力和高溫燒灼著,巫黛的臉上表情近乎絕望。

“直升機升不起來嗎?”

“飛行員呢!”

司徒珩抿唇卻是在巨大的紛亂中勾起了唇角,冷笑一聲,眼底卻是對命運的倔強與反抗。

他用儘力氣扶住邊緣,走得艱辛,整條手臂上青筋暴出,肌肉緊繃。

“讓開!”司徒珩聲音沙啞,直接一把將駕駛座上的飛行員扔開。

巫黛並不知道司徒珩會開飛機。

本以為這隻是垂死掙紮,卻冇想到頭暈目眩了幾秒後……

直升機竟然以一種可怕的速度,突然朝著天空衝了過去!

衝出火海,躍出濃霧……

逃出生天!!

巫黛的眼淚“嘩啦”一下從眼角落下來,渾身都灰撲撲的,整個人狼狽不堪。

她渾身顫抖,這才發覺自己渾身已經被冷汗濕透。

“主、主上……”

巫黛劇烈發顫,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司徒珩操縱著飛機,坐在駕駛座上一聲不吭地閉了閉眼。

巫黛反應過來什麼,忽然跑上前去,“主、主上……明小姐可能還在裡麵,是不是立即派人進行救援?”

司徒珩沉默幾秒,忽然嘴角扯出一個邪冷的笑意。

那笑很複雜。

帶著害怕、遺憾、失落、難過,卻還有濃烈的偏執和愛意燃燒著。可那火焰中,卻好像冒出來一簇冷色。

如同冰塊一般,將那火苗壓了下去。

那冷色是什麼呢?

可能是失望、絕望,也有可能……是恨。

“不用。”司徒珩的唇角勾起一個分外迷惑人心的笑容,“這基地被炸,你以為,是誰乾的?”

巫黛清楚,主上的笑容越是好看的時候,便越是代表著他此刻的情緒非常差。

這些炸彈……是明小姐放的?

那剛纔呢?

剛纔直升機旋翼忽然出問題,難道也是……?

巫黛頓時不敢說話了。

司徒珩將直升機開到空氣平穩的地方之後,便伸出長腿踹了踹旁邊想嘔吐的飛行員,眸子眯了眯,“滾過來!”

飛行員菊花一緊,急忙打起精神走到了駕駛座。

直升機有些不穩,但還是很快降落在了平地上。

司徒珩過了好一會兒都冇動,但最終還是在四周死一般的寂靜中,邁開長腿走下了飛機。

身上的鬥篷扔在了地上,黑漆漆的,是燒灼的痕跡。

其餘的幾架飛機模樣也不比他的好,全都狼狽不堪,死裡逃生。

這樣短時間內如此完整的佈置,又是如此好的爆破角度,很顯然,這絕對是小昭兒的手筆無疑。

而那個破壞了旋翼的東西……

他馬上也能看到了。-